芭樂芭芭芭

【女指揮官xTAR-21】S08育兒記事。


  上次打撞球提到生育模組,終於想到女兒名字於是…小小塔出生了!

  人類+人形這樣算混血兒嗎🤔

-

  我的名字是塔亞 · 柏爾特。

  今天也在父親所管轄的S08區指揮部,努力當一個乖小孩。

  其實並不是很喜歡做任何事都得規規矩矩、行為舉止必須時刻注意,要讓外人看來得體端莊,不僅人累心更累。

  但這是母親的期望。

  母親TAR-21是一位戰術人形,印象中她總是笑臉迎人,溫柔婉約、落落大方,一舉手一投足間自然流露出眾的氣質,任誰看過一眼視線便無法移開的過人美貌。

  在這世上我最喜歡母親,我也想成為和母親一樣出色的女性,所以無論多麼嚴苛的要求,我都會做到。

  只要我做得好,母親就會抱抱我、親吻我,說我好棒,輕柔地撫摸我的臉頰,順直每一縷髮絲。

  我以擁有和母親一樣的藍色長髮而自豪,又覺得自己的瞳色似乎不是那麼匹配。

  我也最喜歡被母親稱讚的時候,她的動作永遠那麼溫藹,指尖擦過耳廓的搔癢、掌心的溫度,特別是當她和我四目相接,琥珀色眼底流淌的柔情似水。

  全部、全部…我都好喜歡。

  我也知道,那是因為我的雙眼有和父親一樣的顏色。

  鮮血般的紅,即便在夜裡都能清楚辨明,好幾次晚上起來上廁所都被鏡子另一端的自己給嚇到。

  父親千夜 · 柏爾特是S08區的指揮官,關於父親我並不想多談。

  粗俗、狂妄、好色、殘暴…幾乎我所知道的負面形容詞套在父親身上都適用。

  就像我前面說的,父親和母親,正如我的髮色和瞳色,並不相配。

  我討厭父親。

  讓母親傷心難過的人,我都討厭。

  S08區的人形姐姐們都對我很好,我也喜歡這樣的大家,當然,僅次於母親。

  只要她們一和父親有牽扯,那畫面在我眼裡看來就像一幅亮麗的風景畫被髒抹布擦過一樣,全毀。

  當然,母親除外,母親任何時候都和維納斯女神一樣完美,而我就是她身邊的小小邱比特。

  恨不得一箭射在父親腦袋上,好讓她這牛頭馬面清醒點,癩蛤蟆不該肖想吃天鵝肉。

  母親時不時會交付我一些小任務,大部分是暗地裡監視父親,雖然我很不情願一天到晚跟在父親屁股後面跑,為了不讓母親失望,也只能硬著頭皮上。

  父親,真的是很風流的人。

  因為跟蹤實在太無聊,我都會隨身攜帶小筆記本,記錄途中的一些瑣事當做消遣。

  根據記載,父親一天攀談過不同女性的最高記錄是,69名。

  其中有些還不只是「談話」這麼簡單,父親對他人過分親暱的舉動,天真懵懂乖小孩如我也看得出來,這樣非常糟糕。

  我曾目睹父親和母親在辦公室嬉鬧,母親看父親的眼神很柔,有別於對我和其他人,在父親面前,我從母親的表情只感受到幸福。

  這讓我好嫉妒。

  不過我喜歡那樣的母親。

  當我如實上報一天下來觀察的成果,母親臉上的笑容總會褪去大半,也就短短一秒,下一秒又宛如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笑著摸摸我的頭,遞給我一根棒棒糖作為獎賞。

  興許是不想讓我擔心,我也不敢多過問,每每憶起母親毫無生氣的面容,心裡便一陣酸澀,口中的棒棒糖也失去原有的滋味,就連最喜歡的可樂口味都不再吸引我。

  我不懂母親。

  不懂為何像父親那種人,值得母親真心的對待。

  不懂為何她總在人面前佯裝無事,背地裡獨自吞下所有淚水。

  不懂她的溫柔是為了庇護他人,還是隱藏自己。

  我不懂母親,從來不懂。

%

  ~♪~♪

  我哼著不知名的曲調,揉捏懷裡的小兔子玩偶「帕比」的手,坐在梳妝台前稍高的椅子上,看著鏡中的自己,懸空的腳前後搖晃。

  母親今天幫我綁了雙馬尾,用我最喜歡的兔子髮飾。

  一大早就在母親甜美的嗓音下醒來,肯定是個美好的一天。

「塔亞,去吃早餐吧。」

  我跳下椅子,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母親身邊,抱住她的腿。

  母親輕撥我的瀏海,笑得非常好看,向我伸出手。

  不假思索握住母親的手,母親的指尖碰觸到我的掌心,異樣的觸感使我無法忽略。

「母親。」

  四指指尖被OK繃包覆,不只如此,手指多處都是細小的傷痕。

  漂亮的手留下疤多可惜。

「啊…被妳發現了嗎?」

  這麼明顯我怎麼可能沒發現。

  我可是一直都注視著母親啊。

「最近和春田小姐請教下廚,都怪我太笨拙,老是弄傷自己…」

  母親尷尬的笑笑,標致的面容染上一絲羞赧。

  完美的維納斯竟然也有不擅長的事情。

「沒那回事,您只不過是剛開始還不熟練。」

  我抬起頭,直溜溜的盯著母親看。

  果然,好漂亮。

「也是呢,可不能再讓春田小姐費心了。」

  春田姐姐也是溫柔的人,我想她不會介意。

  況且S08區有更讓人費心的人在。

  ……

  咀嚼著口中的早餐麵包,用叉子挑出滑嫩歐姆蛋中埋藏的粒粒紅磚,趁四下無人,全部舀到帕比面前的空盤子上。

  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

  絕對不是我不喜歡吃紅蘿蔔之類的。

「啊、…!」

  唔。

  廚房裡母親有一陣沒一陣的驚呼,弄得我心神不寧,礙於「廚房裡有火太危險了小孩子不要進來」的禁令,我只能乖乖坐在餐桌前等待。

  不惜兩隻手傷痕累累也要學習料理,母親的執著究竟是為了什麼?

  從我懂事以來,指揮部的三餐大多是春田姐姐負責打理,G36姐姐偶爾會換手。

  如果是為了要盡到人母的職責,我倒覺得母親大可不必勉強自己。

  就算不吃母親的手作料理長大,我最喜歡母親的事實依舊不會改變。

「TAR,還好嗎?」

「我、我沒事…」

「讓我看看。」

  …聽起來很糟糕的樣子,害我好在意。

  偷偷瞄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我只是確認母親沒事,嗯。

「還說沒事,明明切到手了。」

  我小心翼翼地轉動門把,推開一道能窺見她們兩人的縫。

  母親的食指,在流血…

「非常抱歉,又給妳添麻煩、…!」

  哦、哦……

  看起來,真的很糟糕的樣子。

  春田姐姐含住母親滲血的指尖,母親臉上的內疚逐漸被驚訝覆蓋,接著點上些微羞澀。

「TAR的這裡,很敏感哦?」

  退出口中,春田姐姐伸出舌頭,持續地舔著母親的傷處。

  母親掩著嘴,聽不清她的聲音,我想這是她的目的。

「嗯…不、不是…」

  春田姐姐的表情,像是在把玩小動物,完全把母親掌握住的感覺。

  我確定我看過類似的表情。

  有時候母親會對父親有同樣的態度,但卻沒春田姐姐來得自信老練。

  …!原來春田姐姐才是最終BOSS嗎…

「我好像理解指揮官為什麼只認妳做老婆了。」

「真是的…請不要戲弄我…」

  春田姐姐笑了笑,似乎很滿意母親的反應。

「好啦,不鬧妳了,我去拿醫藥箱……咦?」

  走到門口的瞬間,春田姐姐與露出半顆頭的我對到了眼。

  …慘了。

「小塔亞,早餐吃完了嗎?」

  春田姐姐蹲下身,笑著問。

「呃、嗯…」

  我用力點點頭,心裡對她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功夫致上最高敬意。

  好,悄悄地溜回去就…

「……塔亞。」

  …!

「兒臣在…」

  揪著春田姐姐的裙角,避免唯一的靠山突然跑掉,母親煞冷的語氣直刺心臟,我緊張得猛冒手汗。

「妳都看見了吧?」

  我一直強調我最喜歡母親。

  不過她生氣時皮笑肉不笑的模樣…原諒我。

  我一點也喜歡不起來。

「母后所言何是…?」

「…妳跟妳父親一樣不會裝傻,過來。」

  我抱著最後一線希望看向春田姐姐。

  「過了這關,人生於妳不過a piece of cake」外加一個讚。

  ……請不要眼神告知我這麼複雜的句子。

  戰戰兢兢地移動到母親身旁,我挺直了背,膝蓋、腳跟併攏,腳尖向外張開呈45度。

  要不是母親說雙手可以交疊在下腹,我恐怕會以為我在當兵。

  …當兵可能更好一點。

「我是不是要妳在外頭等?」

「是的,母親…」

「是不是說過廚房很危險不可以隨便進來?」

「是的,母親…」

「既然我都說過,為什麼不聽話?」

「母親,正確來說,我只是稍微推開門看看裡面的情況,整個人都還是在飯廳的範圍之內,我的確有遵照您的話,沒有進到廚房…」

「我教過妳頂嘴了嗎?」

「沒有,母親…」

「偷窺是很不好的行為,即使對象再親密也應當保有隱私並受尊重,妳、…」

「…父親在您沐浴時偷窺也沒見您表示過什麼。」

  啊,一不小心…!

  完了完了完了,母親不喜歡頂嘴…

  尤其是牽扯到父親。

  可是我說的是事實…

  先觀察一下母親的反應…?

「……妳又把紅蘿蔔挑出來了,對不對?」

  !

  我親愛的母親大人竟然用奧步!!

「端過來。」

「母后,兒臣知錯,求饒兒臣不死…!」

「端過來,在我面前全部吃乾淨,一點都不許剩。」

  大人會叫小孩子別靠近廚房不是沒理由。

  真的,太危險了。

  ………

  我奄奄一息的倒臥在沙發上,閉上眼盡可能讓自己放空,滿溢口腔的胡蘿蔔腥味一再把我拉回現實。

  唔噁…

  我再也不要回嘴了。

  感覺沙發凹陷了下去,沒多久我的頭被抬起,臉部皮膚感受到的是比沙發柔軟上千萬倍的感觸。

  訓話過後母親的膝枕,比什麼都要溫暖。

  母親身上的香味趨緩胡蘿蔔造成的不適,在睡意朦朧之際,母親的聲音提起我的意識。

「塔亞,幫母親一個忙好嗎?」

  被母親有如迷魂香的香氣包圍,漸漸無法自我規制的大腦可以答應任何事。

「什麼事,母親…?」

「請妳送便當到父親辦公室,妳們一起吃個午餐。」

  ……

  我翻過身,將臉埋進母親毫無贅肉的小腹。

  我寧願悶死在母親懷裡也不要跟父親單獨待在一起,一秒都不。

「別這樣,妳不可能躲著她一輩子。」

  母親捏著我的臉,把我的嘴唇擠成8字型。

  事實上,我可以。

  我不只一次和父親巧遇,也看得出來她想和我搭話,可一有其他人經過,父親的注意力就會集中在怎麼吃對方豆腐上。

  父親對我的關心,也只是做個表面。

  她從來沒喊過我的名字,也許她根本不知道。

  也不在乎。

「她沒有妳想得那麼壞…妳們該花時間了解一下彼此。」

「……如果這是您的期望,我會的。」

  我還是很討厭父親。

  可是我更討厭讓母親失望。

%

  站在指揮官辦公室門前,我凝視著門板,近乎瞪的地步,不難想像一開門撞見父親偷情的場景,難的是心裡準備和那之後下一步該怎麼做。

  不管怎麼想都會很尷尬。

  我先將耳朵貼到門上,聽聽裡頭有沒有什麼不可描述的聲響。

  …嗯,沒什麼特別的。

  複習一下待會要跟父親講的話。

  父親,這是母親要我送來給您的,告辭。

  拿了我的份然後轉頭就走,完美。

  我看了眼右手提著的四層便當盒,裝著的是母親滿滿的愛,不想糟蹋母親這些日子以來的辛勞,否則我就弄一罐塌縮液加進去了。

  好可惜。

  想到母親的愛必須分成兩份,還是要我跟父親分享,就不是可惜這麼單純,而是可恨。

  好吧,該面對現實了。

  叩、叩。

「父親。」

  我敲敲門,卻遲遲不見父親回應。

「…父親。」

  我提高嗓門,門後先是一陣沉默,過後傳出父親不確定的問聲。

「…塔亞?」

  她居然認得出是我,這讓我挺意外的。

「門沒鎖,快進來!」

  父親的聲音聽起來很高興,我轉開門,父親摘下耳機掛在脖子上,招手示意我過去。

  希望父親不是因為我才這麼高興。

  快站起來了。

  我是說雞皮疙瘩。

「我的女兒怎麼會來,想爸爸了?」

  無視父親毫無意義的話語,我逕自走向一旁我搆得到的矮茶几,把便當盒放上去。

「這是母親要我送來給您的。」

  是說這結打得還真緊。

「哦,是什麼?」

「便當,母親親手做的。」

  我已經用上整條手臂的力,依然解不開便當盒外層布綁的結。

「解不開嗎?」

「不,就快了…」

  父親忽然湊到我身旁,我愣了一下,悄悄地往旁邊挪了一些。

「來啦!交給爸爸比較快。」

  父親無預警地將手覆蓋上我的手背,嚇得我趕緊抽回手。

  好大。

  跟母親的手,完全不一樣。

  不只大,還很厚實、溫熱…卻總用繃帶包著。

  父親也受傷了嗎…?

「還滿緊的耶…快跟小塔一樣了。」

  父親時常說一些很難懂的話。

  就先前觀察的經驗,這一句最奇怪。

  跟母親一樣??

「啊、抱歉,忘記我剛剛說的吧…不要告訴妳媽哦!」

  看父親的反應,似乎是不能被母親知道的事。

  很遺憾,這是不可能的。

  據實呈報父親的所作所為是我的職責。

「哦,打開了…有張紙條耶。」

  父親打開盒蓋,捏起上頭擺著的小紙片,母親清麗流暢的字跡寫著一串我不怎麼喜歡的內容。

「…我先告辭了。」

「妳要去哪?」

  逃避現實。

「妳媽叫我們一起吃耶。」

「我還不餓,您先…」

  咕嚕嚕~………

  ……

  ………

  我討厭這麼準時的生理時鐘。

「哈哈,妳還在發育,節食不好哦。」

  不知道是誰害的……!呃、…!!?

「您做什麼…!?」

  右手扛起我、左手抱起便當盒,突然整個人懸空使我僵直了身體。

  好高…!

「今天天氣很好,我想跟女兒在外面吃午餐。」

  原來如此。

  那也用不著扛著我走啊。

「請放我下、…」

「出發!」

  完全不聽人話。

  我果然,好討厭父親。

-

  小屁孩戀母情節有點嚴重🤔🤔長大以後可能就光明正大跟把拔搶老婆ㄌ。

  (把拔:???)

為了雙子再多的犧牲奉獻也甘願…何等偉大的母愛……
ALSTROEMERIA真好

嗯,貴圈真亂。
活動劇情還是一如既往的甜到心坎裡
為了雙子再多的犧牲奉獻也甘願…何等偉大的母愛……
ALSTROEMERIA真好

底下有留言說是白瀨咲耶ww
笑爆 真的有像

收到花花很高興的戀鐘(*¯︶¯*)

我猜錯了呃 後面兩篇都是全員 偏咲霧

其實心裡不想可是拗不過媽媽不得已的母女約會

現在的小孩真的是哦 哪天咲耶爸爸也一起就好了😊

😮

鬼東西的測驗🤔

超符合咲戀個性,我推爆。

會陪女兒玩遊戲的媽媽……我也想要(つД`)

一點妄想

(*¯︶¯*)

逼問到可以為止(
跟海螺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