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芭芭芭

来たぁぁぁぁぁぁ!!!

我爹太帥了😭😭😭😭
海媽妳什麼時候出造型陪爹

10連…同學太會抽…

關於島村卵用的老公愈來愈帥這件事🤔
三周年新曲跟編舞我給滿分

牛角族的大姐姐為什麼都那麼尊…

母親大人太會抽卡了…
千雪馬麻ssr快來給我媽抽!!

像女兒吵著要媽媽帶出去玩
…(吸

未看先猜下一波是千雪馬麻
…這次ssr都出喜歡的真的讓我很糾結。

【女指揮官xTAR-21】S08育兒記事。(3.5)


  太會摸魚生不出3,大概是介於3和4之間的小故事。

  今天是父親節呢。😊

-

「小亞,來跟爸爸玩吧?」

「……不要。」

  把手中畫到一半的卡片壓在蠟筆盒下,略為寬鬆的袖子遮擋住未被覆蓋的紙面。

  …我都說不要了,為什麼還擅自走進來。

「哦,在畫畫嗎?讓爸爸看看…」

「不要。」

  我沒好氣地睨了父親一眼,東西藏得更深了。

「欸~~~不要那麼無情嘛!爸爸陪妳不好嗎?」

  我沒有回應父親,只是無奈地和她對望。

  實話總是傷人的。

「…啊,妳那隻兔子娃娃很可愛耶,叫什麼…拉比來著…?」

「是帕比。」

  我摸了摸帕比的頭,希望它不要因此而難過。

  帕比乖,笨蛋父親不是故意的。

「哦,對對對!老爹以前也常送玩偶給我們呢。」

  父親竟然會玩玩偶?

  腦海中閃過各種布偶被開膛剖肚、掏空身體,棉絮四散的場景。

「不過我跟妳姑姑沒什麼興趣,所以都送給格琳了。」

  幸好,格琳娜姐姐的話我就放心了。

  小時候的父親可能真的會做出我所想的那些事,直覺告訴我。

「妳喜歡娃娃嗎?要不要去鎮上看看?要多少爸爸都買給妳!」

  父親閃爍著光芒的期待神情,看上去比我更像個孩子。

  跟父親相處不像以前那麼反感,我也的確不想傷害父親…

  但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必須完成,沒有和父親玩樂的時間。

「請您出去。」

「咦?可是、…」

  我使勁全力,半推半就的讓父親離開我房間,鎖上房門。

  父親這次並沒有在門外哭喊著要我開門,我雖然感到奇怪卻無暇顧及,可能父親終於長大了。

  重新拿出未完成的卡片,我拿起黑色蠟筆,為上頭的小人物塗上顏色。

  質地硬又刺總是翹起的頭髮、從不穿整齊的軍裝、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輕浮嘴臉…

  我停下筆,來回審視幾遍。

  嗯,簡直一模一樣。

  我可能是天才也說不定。

  啊…不過…

  忘記畫帽子了……

  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修改,乾脆在頭上加個耳朵吧。

  偶爾會聽見母親叫「小狼狗」…還挺契合的。

  我把卡片對折,分別裝進要給不同對象的信封,貼上和對方形象相合的狗狗貼紙。

  黃金獵犬和哈士奇…這樣就好了。

  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高興…也得跟父親道歉才行,然後和父親一起去鎮上。

  真希望那天趕快來。

%

「帕斯卡…妳說小亞她是不是討厭我啊?」

「…那也沒什麼好意外的吧…?」

「欸?不會吧,真的假的!?」

「我隨便說說的…妳自己的女兒別人怎麼會知道呢…?」

「我從來沒帶過小孩啊…說起來還不都是因為妳。」

「…所以呢?今天來找我是…?」

「能不能把我變成小孩?差不多4、5歲那種的,我覺得這樣應該能把跟小亞的距離拉近一點。」

「…妳總是異想天開呢,這點…我很喜歡…給我幾天時間,好了通知妳……」

「真的!?太棒了!要是我單身一定以身相許。」

「啊…真感謝塔沃爾認養了妳呢…」

%

  終於迎來這個日子,我和雙親來到格里芬的總部,淨是一些沒見過的人和人形,我把母親的手牽得很緊,母親教過我,在外頭時要好好跟在她身邊,這點我十分樂意。

  來這裡不為別的,為的就是親口跟好久不見的爺爺說聲「父親節快樂」。

  本來是打算同時把卡片送給爺爺和父親,父親卻在途中說什麼突然想到有事要辦,再次叮嚀我要我跟母親一起行動後又自己一個人溜走了。

  現在想想,父親不會不知道今天是父親節吧…以父親的智商和大腦結構來看,這並非不可能。

  嗯…又或許是去準備給爺爺的禮物,母親說過,雖然父親是個笨蛋,節日或紀念日之類的卻從來不曾忘記。

  而且,很喜歡給人驚喜。

  母親這麼說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非常溫暖。

  …要是父親也會為我準備驚喜,就好了呢。

「小亞!」

  …!

  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我和母親不約而同停下腳步,轉過身的同時撲向在面前蹲下的爺爺懷裡。

  爺爺的身上的味道,和母親的大有異同,卻同樣地讓我感到安心。

「爺爺…!」

  我被爺爺抱著,動作很輕又恰到好處的那種,就好像已經很習慣和他人擁抱。

『聽好了,小亞。女孩子無論生理還是心理都是很柔軟的,是要溫柔疼愛的存在…』

  腦海中浮現父親滔滔不絕講述關於「女性」的記憶,明明父親自己也是女孩子,更不用說還是個笨蛋,能如此長篇大論想必這些觀念是真的根深蒂固在父親近乎荒蕪的腦袋裡。

  我直覺父親那些話是從某人那裡聽來的,某個人在父親小時候這麼對她說過,然後在數年後,父親也和我說了同樣的話。

  而那個人現在就在我面前,高高瘦瘦、面容和藹,抱著我的這個人。

「來得這麼突然,我都沒能準備好東西招待妳們。過得好嗎?」

  爺爺把手放上我的頭頂,抬起頭和母親對望。

「是,託您的福。」

  母親並未換下那張制式的笑臉,一如對待途中遇到那些和父親小有交情的人物,溫和而保持距離。

「…您不給我一個擁抱嗎?」

  卻一本正經的說出這般玩笑似的話語。

「別這樣,我真的會被女兒揍啦……是說小千呢?怎麼沒跟妳們一起?」

  絲毫沒有考慮,爺爺幾乎是以秒答回應,繞過母親拋出的疑問,並回敬兩個。

  真是莫名其妙的相處方式。沒有貶義。

「關於這點…指揮官也沒有和我說明清楚呢。」

「啊,是嗎。小塔妳也很不容易呢…又要管我家那個麻煩精又要顧小孩。」

  母親瞄了我一眼,我心虛的別開視線。

「沒那回事,塔亞『一直』都很聽話。倒是指揮官…」

  不刻意、也不浮誇,但一聽便能察覺「一直」兩個字加重的語調,母親這種溫柔的暴力…

  不好,會上癮的。

「比起這個,今天特別來見您是為了…塔亞?」

  我回過神,愣愣地向母親點了點頭,卸下身後的背包,拉開拉鏈,從夾層裡取出用黃金獵犬貼紙封起的橫式信封,兩手遞給爺爺。

「父親節快樂,爺爺。」

「欸…?給我…?」

  常年瞇起的雙眼睜開成正常大小,我第一次看見爺爺的眼睛。

  左邊是彷彿血染過的鮮紅,右邊是海洋般的湛藍,頭髮則是太陽一樣,好看的金黃色澤。

  和姑姑還有G41…一模一樣。

  G41是戰術人形、姑姑是爺爺收養的…我不禁懷疑起,世上真的有這麼巧的事?

  或許這就是人們口中的「緣分」。

「嗚…嗚嗚嗚……」

  爺爺舉起右臂遮擋著臉,發出一陣陣的嗚咽,我沒有概念做了什麼會讓爺爺哭的事,慌張的求助母親。

  拽了拽母親的裙角,母親豎起食指,對我比了個噤聲的手勢,要我看著爺爺。

「第一次從孩子那裡收到卡片…爺爺我…爺爺我、…好高興啊…!」

  我被熱淚盈眶的爺爺緊擁入懷,不靠意識干涉,沒有控制力道的擁抱,我用掌心把卡片壓在爺爺的腹部附近較為平坦的位置,避免紙張產生折痕。

  爺爺好誇張。

「謝謝妳,小亞…還好我沒有把妳爸爸丟掉,辛苦養大孩子總算有回報了…!」

  嗯…什麼?

  爺爺想過要把父親丟掉的嗎…!?

  父親究竟是做了什麼能讓爺爺有這種想法…

「我可以現在拆開來看嗎?」

  爺爺接過卡片,在詢問得到答覆以前沒有任何動作。

「不行…!請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再看」

  我知道爺爺是會遵守約定的人,可還是不免有些激動。

「…我會害羞。」

  雖然是為了對方努力的證據,希望對方收下後能感到開心,就這樣面對面看著自己拙劣的成品被閱覽…

  果然,很害羞。

「哈哈,我的孫女真可愛。爺爺請人去準備點心,小亞想吃什麼?」

  聽見有點心吃我瞬間亮了眼睛,爺爺對吃十分講究,尤其是甜食方面,上次吃過的草莓蛋糕口感絕佳,不只草莓蛋糕,爺爺首推的巧克力慕斯也是極品,爺爺說好還要買冰淇淋閃電泡芙……

  看向從接進通訊頻道開始一直神色凝重的母親,我想用不著猶豫下去了。

「很遺憾,恐怕沒有時間和您喝下午茶,指揮部貌似出了些狀況…」

  果然。

  肇事者不用想一定是…

「指揮官她…」

  虧我開始有一咪咪喜歡起父親,本來就不多的好感度徹底歸零。

  不在身邊也能讓人覺得很討厭,父親在這方面肯定是專家。

%

  我以為至今發生在父親身上的蠢事已經不可能再更驚人了,回到S08區,進入指揮官辦公室後我才明白。

  父親,永遠都能驚人出新高度。

  面前的景象實在過於詭異,前來解釋的春田姐姐也一副困窘的表情,牽著我的手逐漸鬆開,我抬頭看了看母親。

「我們也不知道具體原因,發現的時候就是這樣了…TAR?妳在聽嗎?」

  死機了呢。

「摸哪裡啊妳這個色小鬼!!!」

  WA姐姐的怒吼嚇了我一跳,她一手護著胸部,另一手掄起的拳頭憤怒的顫抖,巴不得殺了對方又害羞的滿臉通紅的複雜表情。

「DSR姐姐,怕怕。」

「不怕不怕,姐姐抱…哎呀…♡」

  被怒斥的對象毫不在意,立馬轉換目標,攀附在抱起她的DSR姐姐身上,臉貼上對方傲人的上圍,緊抓的手部持續著捏住、放開的動作。

  咪、咪。

  咪、咪、咪。

  呃、…腦內自動響起的聲音是怎麼回事。

「小小年紀就這麼識貨…錯不了,這孩子是指揮官♡」

  DSR姐姐說完,在懷中的孩子臉頰上親吻幾下。

  得意到相當猥褻的笑臉簡直像極了某人。

「別老是寵著這個該死的變態啊妳這魅魔!」

「WA醬也想要親親嗎?還是要給妳揉揉抱抱…?♡」

「不需要!還有不要叫我WA醬!」

  相貌和行為都和父親如出一轍。

  經過三位可靠的(?)人形姐姐再三確認。

  統合上述來看,那個邊抓人家胸部邊打拍子的奇怪小孩——

  是我的父親?

  ???

  太荒謬了。

  其實今天還是8月7號吧,我一定是睡昏頭做了這樣一個奇怪的夢,沒錯,就是這樣。

  我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

  …好痛。

  不是在做夢。

  父親,真的變成了小孩子。

  不,這沒有道理,我是可以理解父親平時在外拈花惹草可能惹到人家有想對她不利的想法,那也不應該是把她變成小孩子啊。

  或著…兇手其實是戀童癖。

  這個可能性更可怕,撇去對兒童抱有特殊情感不說,溫文儒雅胸襟寬厚的爺爺都有過想拋棄父親的想法了,怎麼可能會有人想要父親這個熊孩子。除去對那個熊孩子愛不釋手的DSR姐姐。

  啊,往這裡看了。

  疑似父親的小孩掙脫DSR姐姐的懷抱跳到地上,四肢並用一下子跑到了我面前,我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小步,險些撞上的瞬間剎住車,恢復站姿後繞著我的四周嗅聞一遍又在正面止步,依然沒有打算停下無禮舉動的跡象。

  和野生動物一樣。

  總算停止了小狗般的動作,對方就這樣呆呆的站在原地和我對看,澄澈的眼神看不出腦袋裡有任何想法。

  再定睛一看,她身上穿的是我的舊睡衣,純白的T恤正中央有一張兔子的臉,個子比我要矮一些,臉長得和父親很像…

  如果我有弟弟或妹妹,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

  她朝我露出笑容,嘴角上揚時浮起的一道小疤引起我的注意。

  已經不單純只是用「相似」可以形容的而已,我確信——這個人,就是父親。

  可是為什麼?

「春田姐姐。」

  小父親移開視線,扯了下春田姐姐的圍裙,指著母親。

「這個漂亮姐姐是誰?」

  不但身體變小,連記憶都沒了嗎?

  我懂了,和前幾天在動畫頻道看到的節目《名偵探柯P》一樣,父親目睹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交易,被邪惡集團的同夥下了藥,被發現時已經變成了小孩的樣子。

  和動畫主角不同的是,因為智商太低,相對地喪失了記憶。

  與其告訴大家我的驚人發現,當務之急是先避免母親聽了小父親無心的話後心上又被插兩把刀。

  忘記我和其他任何人都可以,怎麼能夠忘了為自己付出一切的妻子。

「這個嘛…她是小塔姐姐哦,是您的……」

  對一個小孩講說「是妳老婆哦」大概也不會理解,對像我們這種年紀的孩子來說,婚姻實在是太過遙遠,春田姐姐顧慮到這點才含糊其詞,思索著一個更為恰當的說法。

「…小塔姐姐。」

  母親這才回過神,目前看來我擔心的事情是不會發生了。

「什麼事,指揮官?」

  母親蹲了下來,努力壓低身子使雙方的視線高度不至於差太多。

  在這種不明不白的狀況下仍然如此鎮定,不愧是母親。

  小父親向前跨了一步,伸出雙手捧著母親的臉。

「我要娶小塔姐姐當新娘!」

  嘴唇交疊的那一刻,母親細微的表情變化我沒有漏看。

「親過嘴之後妳就是我的了哦。」

  包括我在內,在場的其他人無不是一臉震驚,其中又以WA姐姐程度最劇。

  才說婚姻對我們來說還太過遙遠,就被父親一番發言給打臉,仗著自己是小孩做跟流氓沒兩樣的事…

  根本無法用常理規範。

「…等您長大以後再說吧,我等著您。」

  母親抱住小父親,擠扁了對方的半邊臉頰,下流的視線毫不掩飾直勾勾地盯著母親的胸部,看了真想打下去。

  平常就是這個樣子,母親才沒什麼反應的吧,親吻也好、誓約也好,都是早就經歷過的事,包容父親的任性也是家常便飯。

  總覺得有些冷靜過頭了。

  ……

「欸欸塔亞,這個是做什麼的啊?」

  好煩。

「小塔姐姐呢?她去哪裡了?」

  怎麼可以比平常的父親更煩人。

「欸欸,妳會摔角嗎?」

  半小時前母親離開後一直重複著同樣的問題,就算不理她也不會停下,問的人不膩我都聽到快吐了。

  得離開才行,離父親遠遠的。

  在我的腦袋爆炸之前。

「啊,母親…」

「欸?哪裡!?」

  好機會,趁現在快溜。

  我抓起帕比,躡手躡腳的溜到門邊,接著拔腿狂奔。

  97姐姐不顧一切也要跑出去的感覺一定也是這樣的。

  我來了,大千世界!

「沒有阿…塔亞,妳是不是…啊咧?」

%

  正當我發愁沒有地方可以躲藏時,遇到了要騎機車出去兜風的AEK姐姐,拜託她載我到姑姑所在的S09區後,憑印象中大致的方向在寮舍裡橫衝直撞地尋找指揮官辦公室。

  必須告訴姑姑才行,只要父親維持那個狀態,我就不可能會有安寧的時候。

  萬一父親永遠都變不回來,我也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搬到S09區來住。

  左邊前方不遠處的門忽然打開,我來不及剎車,迎面撞上走出來的人形,跌坐在地。

「咦?小塔亞…?」

  是這裡的春田姐姐…!

「沒事、…!」

  我緊緊抓住她的圍裙和褲腳,想站起來卻雙腿發軟,只能跪在地上,全速奔馳以致換氣不足而缺氧的腦細胞無法將心裡的想法順利轉換成言語。

「父、父親…我、…姑姑、…」

  春田姐姐拍拍我的背,要我別那麼緊張,跟著她深呼吸幾遍後,我總算有辦法傳達我來的目的。
 
「我要找姑姑…!」

  得到了一個尷尬的笑容。

  還有再度令我傻眼的場景。

「Darling真是的,抱太緊了啦♡」

  那個死死巴在23姐姐身上,臉臭到在門口都能聞到味道的小孩。

  是姑姑?

  愚人節不是4月1號嗎?在跟我開玩笑吧。

  腦袋一片混亂,此時我注意到一旁悶悶不樂的G41,急忙去問她事情發生的經過。

  上午姑姑突然消失,發現的時候變成了小孩的樣子,原因不明。跟我家一模一樣。

  被愛情沖昏頭的23姐姐沒有察覺,讓G41苦著一張臉的理由是…

「那個人身上…沒有主人的味道。」

  並不是本人。

  G41的鼻子一向很靈,這點我最清楚。

  也就是說,現在在S08區的父親也…

  我搞錯了嗎…?

  姑姑辦公桌前的通訊器發出訊號,23姐姐接起後,電子屏幕上出現的面孔,熟悉卻顯得突兀。

「…Darling!?」

  是姑姑。

  是正常大小的姑姑…!

「姐那傢伙…總有一天會死在我手裡…!」

「姑姑!」

  我衝到辦公桌前,努力蹬上能清楚看見螢幕的地方,23姐姐和畫面裡的姑姑都被嚇了一跳。

「您知道父親在哪裡嗎!」

  並不是疑問句。

「塔亞…妳在啊…嘖、我真的會被妳爸氣死…」

  扶著額頭,難掩憤怒卻倍顯疲態,似乎沒有力氣多費口舌。

「總之,妳先回家吧。…我等一下就回去了,Mk23。」

%

  聽載我回去的AEK姐姐說,我一聲不響突然不見嚇壞了母親,大家找我找得焦頭爛額,AEK姐姐又一直在飆車,接到通知才發覺大事不妙。

  匆匆忙忙趕回S08區,卻撞見父親被以母親為首的人形包圍,擺出土下座的姿勢。

「給大家造成困擾了,真的十分抱歉。」

  沒有任何一位注意到我的存在,只見大家各個面有菜色(除去DSR姐姐),而母親則是…

「打破每一扇窗戶、在廚房裡大鬧讓全指揮部午餐泡湯、把狗跟貓聚在一起害得宿舍面目全非、用油性筆在睡著的人形臉上塗鴉、竭盡所能的性騷擾,女兒還差點失蹤…」

  一一細數父親的罪過,表情和語氣同樣冰冷。

「您不惜拋下父親和妻女,和帕斯卡小姐要了一個自己的人偶,就是為了做這些事嗎?」

  和上次生氣又是不同的氛圍,這樣的母親,頭一次見到。

「不是的!我只是、…!!」

  父親抬起頭,以女性來說有些明顯的喉結梗在定點,吐不出接下來的話語,無力地顫動幾下。

  垂下頭,陰暗遮蓋了佈滿父親臉上的悔恨。

「我只是、…希望能跟小亞關係變好一點…」

  …?

  我從未傾聽父親真實的想法。

「小塔妳不會懂的…那孩子老是黏著妳,卻對我不理不睬,事到如今才說要改過自新也不會被接受的吧…就像妳常說的,我真的是個笨蛋,也只能想到這種方法,我以為變成年紀相仿的孩子她或許就會接納我…可是、…」

  原來我的逃避、我的掩藏,不知不覺間傷了父親。

  用拳頭槌著地板,看著這樣的父親,感覺心裡好像被針扎了一下。

「小亞她甚至討厭我到連待在一起都不願意…哈哈、我做人真是失敗啊…」

  不是的…

  那是因為、…

「我沒有做父親的資格…果然我…」

「父親!」

  我的喊聲引起眾人的注意,人形圍成的牆自動讓出了一道空隙,恰巧使我和父親的視線正面交會。

  我悄悄拿出一直收在身上的信封,快步走向前。

  我答應過母親。

「您是這世上獨一無二、我唯一的父親,所以…」

  我正視著父親,捏緊了藏在背後的信封。

「請不要用沒有資格這種藉口逃避責任…您不是說過要帶我去鎮上,買很多布偶的嗎?」

  我也不會再逃避。

  我會為父親尋找到無可取代的重要事物。

  會給父親我的愛。

「父親節快樂。」

  就從我們一起度過的第一個父親節開始。

  遲疑的接下我遞出的我遞出的信封,父親什麼都不說反而讓我緊張了起來。

「咕嗚…」

  猝不及防的擁抱,比起爺爺來得更有力道,體溫更確實的傳了過來,緊得幾乎喘不過氣。

「小亞啊啊啊啊啊!!!!」

  這個人也很誇張呢。

  不過,這才是我的父親。

%

「在笑什麼?」

  闔起手中的書本,塔沃爾稍微向在床邊坐下的人身邊靠近。

「妳沒有叫我去睡辦公室,我很開心。」

  挑起目光,越過對方肩膀看見對方手中依然捨不得打開的米色信封。

  收到女兒的禮物就這麼高興嗎?

  挽住身邊人的手臂,緩緩將身體的重量釋放到對方身上。

  吃自己孩子的醋…有些不可取呢。

「不打開看看嗎?」

「…說的也是。」

  小心翼翼地撕開哈士奇的貼紙,慎重取出裡頭的信紙,難以想像平時那頭野獸竟然會把一件物品看重到這個地步。

  塔沃爾淺笑,和對方一起讀起了內容。

『給:爺爺

     親愛的爺爺,感謝您這些日子以來的照顧,您在百忙之中還願意抽空陪我真的讓我很高興,如果不是那麼忙的時候,請一定要再和我一起玩。父親最近乖了很多,偶爾還是會讓母親生氣,但我們和S08區的大家生活都很和樂融融。帕比也過得很好,不過父親常常叫錯它的名字,有點傷腦筋。最後要謝謝您,養育父親這樣的孩子一定很辛苦吧,即便如此也將父親拉拔成人,我在這裡替雙親和您致上最深謝意。

     敬祝 父親節快樂

                   孫女 塔亞 敬上』

  沒有太多童稚氣息的文字,看著似乎是給錯對象的卡片,「畢竟是小孩子呢」塔沃爾心裡這麼感嘆。

  旁邊的那位可就不這麼想了。

「嗯?爺爺…?上面這個小小隻的金髮瞇瞇眼是哪個傢伙…」

  對方拿近了來看,雖然對內容感到懷疑,腦袋裡還沒有是女兒把卡片送錯人的概念。

  心裡偷偷笑了一下,塔沃爾決定出言提醒。

「看樣子是今天去帕克先生那裡的時候不小心搞錯了。」

「什麼!?所以說要給我的卡片在老爹手上嗎!?」

  慌忙地起身衝向衣櫃,用嘴叼著重新封好的信封,直接甩開衣架在睡衣外套上軍服,甚至穿反了襪子。

「我現在去找他換回來!小塔妳先睡不用等我了!」

  連帽子都忘了戴,抓起機車鑰匙關上門就往外跑,聽著急促的腳步聲漸漸消失,泛起一抹無奈的笑。

  果然,這裡也還是小孩呢。

  ……

  另一邊,翻閱完舊相簿的年輕男人拿出從孫女那收到的卡片,手肘撐在桌面、指關節微微抵住臉,仔細地讀著。

  在看到並不是寫給自己的內容和下方長著獸耳與自己的大女兒神似的小人物後,忍不住輕笑出聲。

「幾個小毛頭都長大了啊…小千…真是生了個好女兒呢。」

  男人將信紙收回原位,為了迎接待會兒將要前來換回的孩子做好準備。

-

  勉強趕上了。

下面兩位可以結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