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芭芭芭

【女指揮官xTAR-21】JK前線。(2)



  之前的延伸,JK真ㄉ很香…



  pocky日快ㄌ!😃



-



  喀哩。



  喀哩、喀哩。



  不耐地啃著嘴邊薄荷口味的香菸糖,持續換邊翹著二郎腿,逐漸在體內膨脹的煩躁始終得不到緩解,我開始抖起了腳。



  一隻手放上我的膝蓋,我看向身旁坐姿端正的人,她將目光保留在面前一看就知道很難我絕對看不懂的那種書上,表情沒有一絲波動。



  她認真看書的時候從來不笑,反而更引出那股大和撫子的氣質,她的美模糊了外在一切,像幅畫一樣,別具一格。



  啊啊,為什麼我女朋友這麼漂亮。



「不可以抖腳。」



  又這麼有影響力。



  我扁起嘴,打開交叉的雙腿,垮下身體用膝蓋撐著手肘,把頭撇向另外一邊,右手掌根托著下巴,左手偷偷牽起左邊膝蓋上的手。



  故意把動作做得很大,誰知道她甩都不甩我。



  咬碎最後一點糖,涼意自口中擴散至喉嚨和鼻腔,一呼吸便感覺像嘴裡有台冷氣一樣。



  一開始小塔說要施行嚴格的戒菸計畫時我還覺得挺有趣的,她帶了一盒外觀和我平時抽的香菸一模一樣的薄荷糖,考慮到我能接受的口味又能讓口氣清新,的確是個絕佳選擇。



  為了確保我沒有在背地裡亂來,只要一有空她就會像現在這樣過來陪我,雖然她總是在看著很難懂的書,話變得很少也不太理我,但當她沉浸其中時,對我的一些小舉動卻會無條件接受。



  親她的手、咬她的手臂、舔她甚至是膝枕(偶爾也會隔著絲襪咬她的大腿),只要不過分干擾到她什麼都可以。



  時間一久,我漸漸體會到所謂的「戒斷症狀」。



  嘴邊不叼著什麼就渾身不自在,糖果畢竟會融化,為了抑制菸癮只得一根接著一根,吸進肺裡的全是涼得醒腦的空氣,躺在小塔腿上也睡不著,光是意識到嘴裡滿滿的薄荷味都快要發瘋。



  差不多到極限了。



「小塔…」



  雙手握起她施捨於我的唯一一隻手,輕吻她的指尖。



  伸出舌頭舔的話會被罵嗎?



「一根就好,拜託…」



  對尼古丁的迫切渴望正侵蝕每一個細胞,身體第二次有了這麼強烈需求某物的感受。



  第一次是和小塔交合的時候。



「…這麼快就忍不住了嗎?」



  按著我的唇角,笑意在她臉上蔓延開來。



  她笑起來真是好看。



  最近都沒有惹她生氣,稍微撒撒嬌小塔應該會心軟…



「那麼…在我和香菸之間做出選擇吧。」



「呃、…!」



  腦袋被一堆亂七八糟的想法佔據,差點忘了。



  戒菸是當初談好我得以和她交往的條件(雖然那之後又附加了幾項…),只有這點小塔不會退讓。



  物質上短暫的滿足哪是可以和小塔比擬的?



「對不起…我選妳。」



「妳在跟誰道歉呢?」



  微熱的指尖滑過額際,小塔順著瀏海傾斜的方向撥理,不時撫過眉心,盯著在眼前飄動的小手,越過那之後是熠著微光的琥珀色瞳眸。



  我喜歡她的眼睛。



  特別是當她雙眼微瞇,如簾幕蓋下的長睫毛輕輕顫動,或許伴隨嘴角勾起的一抹細小弧度,又或許襯上雙頰浮現的淡粉櫻脂,再或許是偷偷啃咬我的耳朵,面對我的詫異時舌尖吐露的小調皮。



  光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動作,都令她看來更加誘人可口。



「我為向妳提出這麼愚蠢的請求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



  我握住了她的手腕,自額前抽離,唇抵著她的掌心。



  小塔平日裡沒有疏於保養,身體各處無不是柔軟光滑、細緻的沒有一點瑕疵,這點經過我親手認證,絕無廣告不實。



  我也喜歡她的手。



  護手霜的味道很舒服,記得是上次陪小塔去百貨公司她讓我幫忙選的,化妝品什麼的我不懂,給不出什麼像樣的建議,就算這樣她還是每次都帶著我。



『這個怎麼樣?』



『我覺得可以。』



『妳什麼都說可以。』



『因為是妳,我什麼都可以。』



  雖然她笑而不語,我感覺得出來其實她還滿喜歡聽我的垃圾話的。



『…我換個問法吧,妳喜歡嗎?』



『?喜歡。』



『那就要這個。』



  帶笑的眼角勾出曖昧的弧形,有那麼一剎那,我甚至忘記了呼吸。



  我肯定是中了她下的蠱。



  和她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覺得快要窒息——被她身上醉人的香氣勒緊。就連現在也不例外。



  她不僅香,還很甜,不膩口的那種。像烤得金黃的棉花糖,介於半融化的地帶,入口時甜味淡薄卻又滲人心脾,是必須小心呵護最至高無上的珍寶。



  無法克制想親吻她的衝動。



  吻過掌根,再到腕關節,最後轉而至手背,稍作停留。我執起她的手,碰上自己的額頭,微涼的肌膚上依稀感受到方才留下的餘溫。



  ——還不夠。



  我想吻她,吻遍她的全身上下。我想奪取她呼吸的權利,我要她只看得見我、只感受得到我。



  粗暴一回,就這麼一回。



  我知道我的小塔會原諒我,無論如何。



  托住她臉頰兩側,我迫不及待地突進,張嘴就要狠狠咬下。



「不——行。」



  方才寵幸過的手兒擋住去路,堅定的拒絕我上前親熱。



  好吧,我想錯了。



  我的小塔甚至不讓我親。



「…為什麼?」



  我並不打算在此打退堂鼓,試著擺出最無辜的表情,蹭著撫上臉側的手。



  小塔略顯無奈,輕嘆一聲。



「妳就是急性子這點不好。」



  嘴上說著不好,隱隱上揚的嘴角掩藏不了真實的想法。



  是錯覺嗎?小塔好像愈來愈常笑了。



「雖然很可愛,偶爾還是希望妳能沉穩一點呢。」



「那樣就不是我了。」



  那個一開始小塔說喜歡的我。



  小塔鮮少吐露出「愛」和「喜歡」這類過於直白的字眼,多半時候都是我先拋出一大堆諸如此類的話,她才拍拍我的頭給出回應。



  我不確定小塔當初的那句「喜歡」是針對哪個面向的我,事實上,她對於我大部分的生活習慣抱持著可以說是厭惡的情感。



  小塔不喜歡我抽菸、不喜歡我打架鬧事、也不喜歡我和其他女性友人走得太近,甚至把我十幾年來累積的攻略進度和好感度連同手機通訊錄一併清除,除了我的悶騷小老妹、格琳和湯姆森跟M16那兩個天殺的損友。



  有時候我真的不太懂小塔的標準在哪,她常像這樣點出我什麼地方不好,卻又同時抱著我說我可愛。



  我一直很努力達到小塔的期望,她這種模稜兩可的回答反而讓我不知從何下手。



「對了,我有個能讓急性子的小孩培養耐心的法寶哦。」



  小塔從隨身包裡掏出兩個高扁的長方形紙盒,我為這次終於不是什麼免費美妝體驗暗自鬆了一口氣。



  …等等。



「小塔,那是…?」



「學生會的學妹那裡收到的,是叫做…pocky吧?」



  小塔翻過盒身,眨了眨眼,向我投以確認的眼神。



  原來如此。



  她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地方真是可愛透了。



  培養耐心嘛,我懂的。



  反正就是把薄荷糖換成pocky,比照一下訓練動物的模式吧……至少不用再啃同一種東西了。



  小塔拆開包裝,抽出其中一根,抿在唇前。



  是巧克力口味的。



  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她手裡剩下的巧克力棒,想著她什麼時候才會給我吃。



  她坐到我腿上,將臉側散落的碎髮撩至耳後,搭上我的肩。直至pocky的前端輕戳下唇,我才回過神來。



  我瞬間倒吸了一口氣,被小塔意料之外的舉動脹得滿腦發熱。



  這就是所謂培養耐心的法寶?



  學妹,GJ!!!!



  我就知道小塔捨不得我餓肚子的。



  飛快地咬斷彼此之間的獨木橋,顧不得先品嘗完口中的餅乾棒,舌尖探入,奪走對方僅含的一點末梢。



  不像當初黏得我滿嘴,今天是原味小塔。



  我展開激烈的索求,或深、或淺、或急、或緩,連同前些日子沒能嚐到的份一併補回,一股酥麻且甜蜜的電流自舌尖直竄至腦內。



  小塔不疾不徐地退開,撫去我唇邊殘餘的碎屑。



  盯著激吻過後更加紅潤艷麗的唇,有些意猶未盡。



「不要噎到了。」



  我點點頭,謹遵小塔的叮嚀,細嚼慢嚥了起來。



  我向來都是先用主餐再吃甜點的。



  待吞下咀嚼完畢的pocky,我試著這麼向小塔表述。



  她笑著,食指輕推我的額頭。



「都是妳的,先後順序有這麼重要嗎?」



  碰著額上被戳的地方,一時之間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叼起另外一根巧克力棒,小塔捧著我的臉,確立我們之間穩固的連結。



「這次要慢慢來哦。」



-



  遲到兩天,Oops. 😮



  pocky日當天忘記買pocky,可惡。


太久沒玩 我的JK們好像越來越狂了🤔
勸那個花音小朋友是給我來吃詩穗哦

???巡醬原來可以是池面的ㄇ???
是不是三人團體最後都會變三人行🤔🤔

????????????????
謝謝世界 謝謝enza爸爸 我原地爆炸

呃啊啊啊 狼人咲爺!!咬我!!

This is 283 · 尊爆 · ㄤ踢卡
右邊兩位是在可愛什麼😭😭😭

今晚ㄉ窩屬於歐洲

這到底是什麼世界級小可愛😭😭😭😭😭😭
單馬尾45姐 我死了。

来たぁぁぁぁぁぁ!!!

我爹太帥了😭😭😭😭
海媽妳什麼時候出造型陪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