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芭芭芭

【LLSS】關於眼睛的一些小故事。

*果南、曜、善子性轉注意。

*男友組微腐注意!!

*CP向依序為鞠南、曜梨、善丸。









「果南。」

「嗯?」

  坐在單人沙發椅上放鬆的男子一聽見戀人的叫喚,兩手撐住兩旁扶手便想起身,但金髮少女搶先一步抵達他面前,大腿嵌進他兩條腿中間的間隙,一腳微微著地,上身前傾、兩手搭上對方的肩,硬是把面前的男人按在原來的地方。

「鞠莉,怎麼了?」

  厚沉帶有磁性的嗓音自他口中傳出,鞠莉緩慢向前,直至兩人的額頭貼在一塊,果南也伸出一隻手按在鞠莉腰上,使兩人更加靠近。

  金黃的瞳眸注視著面前深邃的紫,不發一語,果南也不打算追問,依舊保持著微笑和鞠莉深情對望。

「鞠莉我,一直都很喜歡果南的眼睛呢」一手撫上對方的臉,輕柔的摩挲著。「既beautiful又帶有mystery的深紫色,一不小心就會被果南你迷住了呢。」

  第一次見到果南,是小學時的事了吧?想當初他帶著黛雅躲在我們家的小噴水池旁後,卻因為黛雅一時太過緊張而暴露了蹤跡。

  當時的果南真的是very的cute呢~濃眉大眼、稚氣可愛,說話還帶著些許的娃娃音。

  果南雖已經是高三的學生,比同齡的男生們更為成熟的外表及異常結實的身體,加上穩重的個性,往往讓人以為比實際年齡大上許多。

  因此,不只鞠莉,其他的女學生們也為這樣的果南著迷。

  Oh!My little boy.如今都長成這麼一個handsome的大帥哥了,也難怪我的學生們都覬覦我親愛的果南呢,誰叫鞠莉的darling魅力無法擋呢?這樣不行,鞠莉要讓果南知道,果南是只屬於鞠莉一個人的!

  鞠莉今天會有如此舉動,是因為今天她又一次親眼見到果南被其他女生告白,『又』一次!不過果南可是非常專情的,當然立刻回絕,並且相當溫柔的跟那名女學生解釋為什麼。

  鞠莉感到高興,卻又有些不安,她知道自己不該這樣懷疑果南,可是萬一、萬一哪天果南真的變心了,鞠莉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

  藏在金色眼瞳深處的這些想法,果南完全感受不到,反而還一派輕鬆的反問鞠莉。

「哈哈,這點鞠莉不也一樣嗎?」

  果南的大手覆上鞠莉貼在自己臉旁的手,該說真不愧是混血兒嗎?皮膚細嫩光滑的簡直像嬰兒一樣,如果無視化妝台前那叢林一般的保養品的話。

「畢竟紫色是妳的應援色嘛,鞠莉妳不但美、有時又神秘的讓人摸不著頭緒…」果南的眼神十分堅定,但溫柔。「可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妳,我的心裡永遠只會有一個女人,那就是妳——小原鞠莉。」

  果南羞澀的笑著,握緊了鞠莉的手,鞠莉彷彿看見以前那個向自己提出要擁抱的小男孩、和現在這個對自己深情告白的大男孩重疊在一起。

『果南你啊…還真是狡猾……』

  這麼帥氣的男人,可不能輕易讓給別人呢…

  交疊的唇瓣,僅僅是維持了十秒的單一動作後便自動離去,讓人感覺漫長而又短暫,還有…

  單單只是親嘴的話,不滿足。

  果南熟練的抱起鞠莉,輕放至柔軟的床舖上,接著將鞠莉禁錮在自己與床的中間,給她一個悠長的深吻。

「哈啊…哈啊…」

  察覺到鞠莉已有些呼吸困難,果南暫停了兩人唇舌間的激戰,撥弄著鞠莉稍微有些散亂的髮絲。

「果南……」

「嗯,我在…」

  被淚光覆住的視線顯得有些模糊,鞠莉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開口道:

「I love you.從以前就一直一直,深深的love著果南哦…」

  此刻的鞠莉實在太過誘人,使果南楞了一下,隨即回復笑容。

「嗯,我也是。」

  慢慢的解開果南胸前的扣子、腹部、然後是下腹,姣好的身材若隱若現。

「鞠莉……」

  果南有些驚訝的睜大雙眼,鞠莉伸出右手食指,按在果南唇上,左手繞到後方環住果南的脖子,讓果南的臉更貼近自己一些。

「噓…Don’t say anything, just do it.」

  今夜,兩人的身心皆合而為一。

%

  當我一張開眼,便以為自己置身於大海之中。

  但是這個大海,似乎讓我感到它有些熱切的包圍著自己,大海不該是深沉而冰冷的嗎?怎麼…

「梨子醬!梨子醬!!」

  梨子回過神來,曜的臉孔就近在咫尺,而他正抱著自己站立在學校的游泳池中。

  原來,是曜君的眼睛啊…

「曜君……?」

「呼…還好沒事…妳差點把我給嚇死了啊!」

  曜的表情像小孩子鬧脾氣一般,難得這次他是罵人的一方。

  語氣中的責難和稍大的音量卻也讓人感覺的出來,他真的生氣了。

  大約一分鐘前,梨子來探望獨自一人打掃學校泳池的曜,遠遠便能看見曜僅身着一條泳褲的身影。

  明明是男女朋友,梨子每每撞見曜的泳裝打扮仍會感到害臊,左右甩了甩頭,繼續前進。

  豔陽下,曜早已汗流浹背,不斷的抬起手臂往前額上抹,只求快點結束工作後能游個痛快。

  說也奇怪,為什麼咱們親愛的黛雅學生會長偏偏就是要讓曜幹這種苦力活,自己只不過是在到海之家幫忙前的自由時間稍~微捉弄了露比一下,之後抱她一下就叫的跟世界末日到了一樣,曜怎麼說也算是一介校草,受到的打擊肯定比露比大得多不是嗎?

  但是會長在除了果南外的男生們的面前硬度可是會變為10乘以10呢,就算自己活該好了。

「喲西!這樣就差不多了吧?」

  曜望向清潔溜溜的泳池,右手食指擦了擦鼻子,滿滿的成就感!

「再來就是要把水放進來了吧…啊!」

  一抬頭,才發現梨子就在不遠處。

「喂~!梨子醬~!」

  聽見如此歡愉的笑聲,梨子的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一點弧度。

「被處罰的人還這麼高興啊?」

  梨子清清嗓,故意裝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看到梨子醬就覺得一切努力都值得了嘛!……」曜往四周嗅了嗅,發現香味是從梨子提在手中的便當袋裡傳來的。「哦哦!這個味道是!!」

  呵呵…竟然高興成這樣……曜

君也真是的~……!!!

「梨子醬!!!」

  雖說放乾了水,池裡池外多少都還是會有一點濕滑,好死不死偏偏梨子前腳剛踏出去,後腳就跟著一起滑出了。

  今日も太陽に照らされってよ……

  於是,就促成了現在這個局面。

  梨子沒想到自己竟然有被曜教訓的一天,明明平常都笨蛋、笨蛋的說他,真是太丟臉了!不過……

  會生氣也就代表…曜君…是很重視我的吧…?正因為曜君是這樣的溫柔…才最喜歡了…

「下次小心一點啦!」曜舉起右手,看向自己拼死拼活也要護住的對象。「要是浪費了這麼棒的漢堡排該怎麼辦啊」

  ………………

  ………………

  ………………

「笨蛋曜君!」

「欸欸?!梨子醬不要走那麼快啦,要是又滑倒了怎麼辦!」

  梨子氣呼呼的推開曜,他說的話裝作一句也沒聽到,逕自向後方走去。

  無奈梨子平日實在太過狡猾、心懷歹醫…造成今日腳滑連連…

「哇啊!」

  這一次,卻是輕輕倒進了後方的肉牆,琥珀色的雙瞳再次對上那明亮的大海。

「看吧,都說了嘛…」

  曜的臉越發靠近,梨子就越感到不好意思,偏過頭,依然無法阻止對方的吐息打在臉上,彷彿搔弄著她。

「笨蛋…曜君…」

  氣焰比起方才弱下許多,搥打在對方胸前的拳頭也變得無力,本以為不去看對方就不會覺得害羞,呈現淡淡粉色的雙頰還是出賣了自己。

  曜托住梨子的下巴,硬是要她面朝自己的方向,隨後覆上她柔軟的唇。

  今日的大海,一如往常的,對自己所愛著的人全速前進。

  Yosoro~

%

「小善,說吧!你們進展到哪裡啦~?」

「蛤、蛤……?」善男看著面前的曜,一看這奇怪的笑容便知道他不懷好意。「你要維持著這個姿勢跟我說話嗎?」

  曜的一腿卡進善男大腿內側,右手拍在牆上,標準的胯下咚,因為身高只差了一公分所以幾乎是平視著對方。

「梨子醬喜歡這種的嘛,好幾本書上都是兩個男生做出這樣的姿勢」曜的臉又往前了一些,臉色有點難看,隨後在善男耳邊輕聲說道:「而且鞠莉姐跟我說梨子醬在寫南哥跟我或我跟你的同人文,找南哥的話我會變成受所以……」

「欸夠了夠了,我不想聽!」

  善男一臉驚恐的推開曜,深怕等一下梨子的腦洞會真實上演,他可是個不折不扣的直男啊!

「哈哈,冗談yosoro~」曜笑著敬了個禮。「所以…你們的進展如何~…?」

「什、什麽啊…?」

  善男故意裝出一副聽不懂的樣子,要是被曜知道他跟花丸連手都還沒牽過的話……

  要嘛被笑死、要嘛被他想出來的作戰計畫害死,花丸肯定也不想一下子就進展的那麼快。

  可是、可是……!

「還裝蒜!當然是你跟花丸醬啊!」

  曜一拳打在善男左臂上,邪惡的笑著。

「……其實你也想跟她做些更刺激的事吧?想親吻她、觸碰她的身體,想到心癢難耐了吧~?」

  曜畢竟也是過來人,自然能了解善男心裡的想法,身為學長兼好兄弟,當然要推他一把咯!

  是推進火坑。

「吵、吵死了!要你管啊!」

  善男似乎有點惱羞成怒,臉紅的都能燒開水了,可見曜說的話對他幼小的心靈還是挺具影響力的。

「嘖,小善你這樣不行啦!…我知道了,我們去找南哥吧!」

  善男還來不及問為什麼,就被喊著yosoro~的曜牽著跑去三年級教室了。

%

「哈哈哈哈,阿曜你這樣不行的啦~!」

  瞧果南笑得多開朗、多大聲,海上南兒的稱號可不是叫假的,邊笑還邊用力拍了拍善男的背,善男因驚嚇而挺直了背脊,疑惑的往後看。

  果南只是彎起手臂放到善男肩上,深沉的紫色瞳眸直盯著他瞧,善男都覺得自己快被那張帥臉給迷惑了。

「小善,不用著急,照你自己的步調來就好。但是呢…」果南把曜拉過來,另一隻手臂放上他的右肩,扣在自己身邊。「你要是真的很想跟小丸有些進展的話,只要有遇到兩人獨處的好時機,不妨先嘗試注視著她的眼睛,這樣一來她的視線應該也會順理成章的對上你的雙眼。可以的話盡量維持久一點,相信你們之間的距離會更加靠近。」

  果南收緊了手臂,曜也緊緊回抱果南,露出一致的陽光笑容。

「就像我跟阿曜/南哥一樣!」

  兩人默契的注視著善男,搞得他有些害羞,不過果南的建議聽起來確實是比曜的好多了。

「是!謝謝南哥。」

  真不愧是三年級的學長,比那個笨蛋阿曜成熟多了!

「不過…跟你們一樣是…哪樣?」

  兩人笑而不語,對視了一陣子之後,果南在曜臉上親了一口,曜則親了下果南的嘴。

  然後一齊看向善男。

「我是直的啦!!!!!!」

  善男近乎崩潰的大吼。

%

  津島善男,現在不豁出去,你就不是個男人!

「Zura丸!!」

  看著她、看著她的眼睛就好…可是南哥…

  你沒有跟我講會這麼令人緊張啊!!!!!

  善男將花丸壓在圖書館最隱密的一個書櫃上,腦袋已經混亂到了一個不行,半途而廢又太遜了,只能這樣僵著。

  我好像,知道梨梨認為我是受的原因了…我果然還是………!

  善男剛想放棄,花丸卻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料,頭輕輕靠在他身上,臉上已浮現片片紅霞且不敢抬頭,嬌羞的模樣任誰看了都想緊緊抱在懷裡。

「善男君…」花丸稍微抬起頭,視線飄向旁邊。「梨子桑給的書上,男生都是這樣把女生逼到角落,然後…親、親…」

  要花丸這樣情竇初開的小女生說出那個詞都是種酷刑了,更何況是親自體驗呢?

  花丸閉上雙眼,雙唇緊抿,既期待又害怕的等待善男奪去自己的初吻。

「傻瓜」

  但善男只是抱住了她,輕柔的撫摸著花丸的頭。

「妳都怕成這樣了…我怎麼可能下得了手啊……」雖然一開始就沒這個打算……「只有我單方面想更進一步的話,那也沒什麼用啊…」

  善男苦笑兩聲,笑容裡滿是不甘。

  當善男睜開雙眼,縱使它們微瞇,花丸卻清楚看見了,那暗紅色的眼瞳中,倒映出的唯有自己。

「……沒有那種事zura」

  花丸踮起腳尖,蜻蜓點水般的在善男臉上落下一吻,用萌袖口遮住嘴巴,紅著臉低下頭。

  善男摸著自己被親的地方,同樣紅著臉而不說話,正確來說,是說不出話。

  往後的兩年,都還有時間好好培養這段純粹的戀情,不需要太過著急而求助於學長姐,照自己的步調走就好。

  對現在的善男和花丸來說,這樣就足夠了。

评论(9)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