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芭芭芭

【百合全員向】學院二三事 01

  大概是學院paro的延伸腦洞,世界觀基本跟現代差不多,偶爾會出現時間和空間產生扭曲而與其他平行宇宙連結的奇怪現象。

  不論是指揮官、戰術人形、鐵血、小錢錢、大齡剩女還是我們帥到掉渣的克魯格大叔都是以人類的身份出現在這個故事裡。

  因為我們家的指揮官(男的)還兼職提督、審神者、隊長、老師(目前最穩定的一項)所以通常只會出現在大家的談話和回憶裡,也因為這樣主要是描寫兒女們或人形們在學院的日常生活。(偷偷說一下指揮官和45姐是cp((跑

  首篇的內容是二女兒和Mk喵及小錢錢的小故事,穿插了一點指揮官x45姐。

  渣文筆ooc有,沒問題請向下。













  我的名字是真知·洛德哈薩,現年16,國立格里芬軍事學院附屬高中部的新生。

  說是新生,在格里芬的時間也挺久的了,畢竟我是從小學部開始一直直升上來的。

  這年頭讀軍校其實沒什麼必要,但…

  格里芬對我和我弟弟來說,是像家一樣的地方。

  多虧我們家那個臭老爸九年前把我們撿了回來,否則我現在應該在街上當太妹吧。

  我弟弟灼見·洛德哈薩是個超級技術狂,以格里芬技術學院出身的兩大權威帕斯卡小姐和萊柯先生為目標努力著,他還說過他的夢想就是看著姐姐拿著自己製造的武器橫掃千軍、稱霸戰場。

  真不知道他這15年來都把姐姐當成什麼了,不過要是真有那麼一天,能看見他滿足的笑容的話,倒也不是什麼壞事。

  本來想說就照老爸說的,安安穩穩的待在格里芬度過這段軍旅生活就好。

  好死不死開學第一天就給我碰到那種鳥事。

%

「Darling,啊~」

「啊~…」

  這傢伙是Mk23,算是我在高等部交到的第一個朋友。

  可她從不知道,我想當的只是朋友。

「好吃嗎?」

  Mk23用一種非常閃爍的眼神盯著我問。

「嗯、嗯…非常好吃哦~…」

「太好了~!Darling喜歡就好~」

「啊哈哈…」

  確實非常好吃,八輩子沒自己動手做過飯的我不是外食便是和朋友分食,像這樣有人親手做便當給我還是第一次。

  但不知為何我的心情有點沉重。

  Mk23的手作便當裡那大大的LOVE字樣和各種切成心形的配菜滿溢著製作者的心意。

  大概是心意太沉重使我有點負荷不了。

「那麼…Darling會給我獎勵的吧?」

「欸?」

  是要回禮的意思吧。

  嘛,這也是應該的。

  正當我思考著該回送什麼的時候,Mk23的臉湊了過來。

「Darling…」

「嗯、嗯?怎、怎麼了嗎?」

  Mk23的臉紅紅的,害我也有點緊張了起來。

  她沒說話,只是閉上眼,在離我僅僅不到十公分的距離停下。

  嗯?嗯???

  閉眼是幾個意思?要我做什麼的話直說不就好了?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托著下巴,不斷歪頭揣測Mk23這麼做的含義。

  似乎是等待的時間過久,Mk23張開了眼睛。

「Darling…」

「嗯…?」

  好像有點生氣…?

「Darling不喜歡我嗎…?」

  滴。

  她哭了。

  她哭了!!!?

  死了,我這輩子可沒惹其他女生哭過啊,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呃呃呃…總之先安慰她吧?

「對、對不起,我沒有要惹妳哭的意思,我只是…只是…」

  好吧,我真的很不會安慰人。

「…那Darling喜歡我嗎?」

  Mk23啜泣著,這種時候坦承以對才是上策對吧?

「這個嘛,當然」

  Mk23的表情一下子明亮了起來。

「身為朋友。」

  連尾巴也垂下去了?!

  這是個爛點子。

「我就知道Darling討厭我…」

「沒沒沒有啦!我很喜歡妳,真的!!打從心底喜歡!」

  糟糕,太過激動把她的手握起來了。

  Mk23先是有些驚訝的看著我,然後紅著臉低下了頭。

「討厭啦,Darling真是的,突然告白什麼的…」

  Mk23身後的尾巴搖了搖,發出清脆的鈴聲。

  不過我剛剛講的話原來可以被理解成告白嗎?

  不管怎樣,先不要多講廢話好了。

「那個…Mk23。」

「什麼事,Darling~?」

「我可以請問妳剛才閉上眼睛是什麼意思嗎…?」

  …………

  ………………

  ……………………

  這尷尬的氣氛是怎麼回事??

  隨後,Mk23「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怎麼了,我有說什麼很好笑的事嗎?

「哈哈哈~…原來Darling是個笨蛋啊~」

「嗚…!」

  中箭。

  Mk23擦了擦眼角的淚水,不知道是因為太好笑還是怎樣的。

「笨…笨…」

「就是阿,Darling這個笨·蛋。」

「嗚咳…!」

  二度中箭。

  我感覺我不存在的尾巴好像也垂下來了。

「啊哈,Darling沮喪的樣子好像小狗狗哦~」

  Mk23輕撫著我的頭,像在摸小狗一樣。

  我大概是那種生來就註定被貓玩弄的笨狗吧…

「聽好咯,Darling。」

  Mk23捧起我的臉,認真的說。

「當女孩子像這樣閉上眼睛的時候啊,就是要對方吻她的意思哦。」

  說完,Mk23再次重複了那個動作。

  原來如此,所以現在是要我吻她的意思啊。

  等等,什麼?!

「吻、吻吻吻?!」

  感情好的女生朋友之間互相餵食甚至間接接吻本該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為什麼會發展成要接吻啊?!

  就算以女生的眼光來看,Mk23的確是個非常可愛的女孩子,絕對是會受到男生歡迎的類型。

  雖然我本人對多元成家表示支持,問題是我還沒準備好踏入那個世界啊啊啊啊!

「不、不不不行不行不行!我做不到!!」

  推開Mk23,我背對她大口的喘著氣,試圖撫平鼓噪的心跳。

  背後突然傳來柔軟的觸感,使我嚇了一跳。

  Mk23抱著我,將頭靠在我的背上。

  完了,心臟跳的好快。

「……Mk23,妳真的喜歡我嗎?我是說,戀、戀……」

「嗯,喜歡哦,戀愛那種的。」

  一如既往的大直球。

「…為什麼,只是因為我救了妳嗎?」

  沒錯,昨天來學校的路上碰巧看見Mk23被一群男生圍住,貌似是想在新生入學典禮隨機找人下手。

  正義感使然的我只是不能視而不見才幫了她。

  從沒想過這種英雄救美閃光get的老套戲碼會在自己身上上演。

  我不想反過來傷害了她。

「是也不完全是。」

「欸?」

  什麼意思?

「從以前到現在,像這樣奮不顧身的擋在我面前的人,Darling是第一個。」

  ……

「那種為了保護某人而勇往直前的衝勁,很傻,也很溫暖。」

  我感覺她的手收緊了些。

「跟性別沒有關係,因為我喜歡的就是這樣的Darling。」

  第一次有人對我說這樣的話。

  感覺心臟好像快要爆炸了。

  Mk23主動離開了我,背後突然一陣空虛。

「差不多是午休時間了呢,我先回教室了,下午的課要加油哦」

  我伸出手,還想說些什麼。

  額上傳來的柔軟觸感,使我將想說的話全都吞了回去。

  抬起頭,對上的是Mk23甜甜的笑。

「Da·r·ling♡」

  Mk23走了後,我捂著漲紅的臉,發出陣陣悶哼。

  老實說,看到Mk23那種表情。

  我心動了。

「還怎麼讓人上課啊那傢伙……」

%

  一上來就是一整天的模擬訓練加各種演習,以體力自豪的我都稍微有點挺不住了。

  看了下手錶,9:45。

  回到宿舍後好好休息一下吧。

  S09區女子宿舍,上至25歲下至7歲的女學生通通住在這裡,還好格里芬目前沒有設立幼兒園,不然我看有那麼小的孩子入住晚上都不用睡了。

  我弟弟則是住在S18區的男子宿舍,跟學長們處得還不錯的樣子。

  聽說有個總是隨身攜帶古巴雪茄的學姐常常大搖大擺走進男子宿舍,貌似還被稱呼為大哥,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回去一定要好好洗個澡。

  躂。

  從沒聽過的腳步聲。

  我看見了。

  淺灰色的側馬尾隨著步伐晃動,以我的角度來看有點矮,從背影看上去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女學生。

  貌似是注意到我的視線,她緩緩轉過頭,和我對上了眼。

  她左眼的那道疤痕,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

  她先是向我投以疑惑的視線,然後是驚訝的睜大了眼。

  我承認,不論髮色還是瞳色,跟別人比起來我總是有點「特別」,她有這樣的反應也是很正常的。

  但和大多數人不同的是,她看著我的眼神有種難以言喻的惆悵。

  那雙美麗的琥珀漸漸變得有些惶恐,漂移著,像要躲開我一般,她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那是宿舍的反方向。

  回過神來時她已經不見了,但我很肯定這不是太累造成的幻覺。

  她看著我的眼神裡,那份憂鬱、心痛,真實的傳達到了我心裡。

%

  唉。

  好累啊。

  我打開上頭標示著301的房門,她抱著一隻機械狗狗向我走來。

「回來啦,學妹。」

「嗯。」

  我張開雙臂環抱住她,將頭抵在她的肩上,時不時往她臉上蹭蹭。

  她身上的香味還是那麼另人安心。

  被抱在懷裡的那隻狗狗掙扎著跳回地面,識相的跟另一隻玩去了。

  少了外物的阻擋,我和她的擁抱更加零距離。

  她僵硬的回抱住我,我能感受到她在緊張。

「有妳真好,格琳。」

「突、突然說這個幹嘛啦,真是的…」

  我並沒有偷懶太久,格琳便趕著我趕緊洗完澡上床睡覺,看上去心情很好。

  我脫下穿了一整天的黑色制服外套,胡亂扯掉領帶扔在床上,格琳始終背對這裡遮住雙眼。

  雖然我表示過很多次不介意讓她看光,但她對這件事卻意外的堅持,就連她換衣服我都得在兩隻狗狗的監視陪同下閉著眼面向牆壁直到她說好為止。

  不過有時我起的比較晚,睜開眼就看見格琳在換衣服,只好假裝睡著再挑個適當時機起床。

  所以說該看的不該看的基本上都看過了,當然這絕對不能讓她知道否則我可能會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明明每天穿著打扮都露這露那的,卻會因為這點小事害羞。

  說真的還挺可愛的。

  要是別那麼拜金我說不定就愛上她了。

  我走進浴室,看見的最後一個畫面是格琳正幫我整理剛才亂丟的衣物,兩隻狗狗在她腳邊徘徊。

  呵,真的很可愛呢。


「太狡猾了啦…」

  格琳娜抱著真知剛脫下的襯衫,將半張臉埋了進去,依然遮掩不住臉上那醒目的潮紅。

  還有自己那隨時可能爆發的情感。

%

  為什麼。

  她有著一頭耀眼的金髮。

  為什麼。

  左紅右藍的異色瞳。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她的一切都讓我想到你。

「壞蛋……」


『要是想念我就呼喚我吧。』

『誰會想念你啊…』

『不管在哪裡我都會趕過來見妳。』

『不用了,不需要。你到那邊好好做人就是了,不要像在這裡一樣,每天讓人家操心,要按時吃飯、認真工作、不要一天到晚吵著說想回家,明明弱得要命還硬要逞強,總是一不小心就掛彩…你知道你的這種地方真的很讓人受不了……!!』

『45。』

  女孩的手被抓住,對方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那樣的深情款款。

『幹、幹嘛…?』

  住手啊。

『謝謝妳一直包容這樣不成熟的我。』

  快住手,別說了。

『我保證會讓妳幸福的,所以、』

  不要。

  閉嘴。

『等我,好嗎?』

  女孩掙扎著,想逃離他身旁,深怕再遲一點會無法放手。

  唔。

  兩人交疊的雙唇,替代了千言萬語。

  那向來是不擅言詞的他表達的方式。

  女孩睜大眼,止不住的顫抖,淚珠在眼眶裡打轉。

  她無力的捶打緊抱著自己的那人的胸口,明明已經下定決心不該再這樣。

  她無法欺騙自己的心啊。

  做為姐姐、做為領隊,總是習慣在人前故作堅強,就連這種時候也不例外。

  可那個人早就識破自己這拙劣的伎倆了。

『45。』

  良久,他離開女孩的唇,讓她依偎在自己懷裡。

『沒關係的,想說什麼就說吧…』

『我想聽妳真正的想法。』

  女孩抓緊那人的衣袖,頭抵著他的左胸口,落下一行清淚。

『不要走……』


「帕特里克……」

  說什麼會趕過來見我…

  任誰都知道那只不過是你用來安慰我的場面話罷了。

  就算這樣卻還抱著這種無謂的希望呼喊你的我。

  只會顯得更加可悲不是嗎?

%%%%%%%%%%%%

  雖然主要是百合向,但以後可能也會有BG、BL的成分,兒子灼見當然是歸類為後者(

  那個以後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

把在巴哈少前版上的系列一併搬了過來,是心情好、心情普通、心情沒那麼好,有事沒事在家碼碼字的系列。
登場人物看我心情決定,大部分是喜歡的cp。
祈禱一下剩下兩把ump專武趕緊出來,台服剩3天。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