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芭芭芭

【善丸】流氓王子

*千、曜、南、善、丸性轉注意!千曜南善不良設定。
*友情向,沒有腐。

覺得不良x書生有點可愛的腦洞#

%%%%%%%%%%%%%%
「喂你,到底要不要說津島那傢伙在哪裡!!」
「不可以打架zura!」
  即便被高出自己許多的凶神惡煞包圍,少年緊抱著懷裡的書,絲毫沒有畏懼。
「俺不會告訴你們善男君在哪裡的zura,除非…」
  磅!
  對方已經沒有再跟他耗下去的意思,早已被消磨殆盡的耐心和理智促使對方儘快動手,少年吃痛的悶哼了一聲。
「唔…」
  自小體力就不好的他自然無力招架,光是一拳就令他幾乎快要昏厥,將欲倒下時那出拳的人揪住了他的領子,才令他勉強喚起意識。
  最討厭這種只知道讓拳頭領著腦袋的人了。
  縱使對方是這樣的不可理喻,少年還是抱著一絲期望,希望自己的好言相勸能起些作用。
「不可以…打架zura…」
「你這傢伙……!!」
  那人將手用力向下一甩,少年無力的身軀重重撞上後方牆面,虛弱的睜開一隻眼,見一群人都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樣,少年閉上眼默默等待著將至的疼痛。
「zu、ra、丸…!!!!」
  低沉宛如悶雷的喊聲自一旁傳來,才剛伸出拳的眾人紛紛嚇得停止動作。
  獅吼般令人不寒而慄,壓迫感和殺氣隨著時間越發強烈,轉過頭,那猶如惡魔的身姿更加使得眾人冷汗直流。
  會死……!!!
  直覺反應告訴他們不逃會有生命危險,但要找的人就在眼前,怎能打了個不相干的人後就這樣落荒而逃,豈不是很沒骨氣?
「你們一個一個都給我站好了別跑」
  緩緩踏出步伐,周遭的空氣彷彿都因他的到來而凝結。
「敢動我的人,我津島善男絕對讓你好看。」
  微微仰起頭,右手比出大拇指在脖子前比劃了下,殺人前的標準姿勢,示意眾人將為他們的狂妄付出代價。
  善男每進一步,眾人就被他的氣勢逼得後退一些。
  原以為會和預期一樣被打得落花流水,此刻出現在面前的卻是心裡始終所想著的那個他。
  從幼稚園開始,一直一直……
「善男君……!」
  原來他是津島的人…失策…!
「zura丸先別說話」
  善男的語氣還沒轉換過來,就算知道對方無意這樣還是不免被震懾到,花丸的身體反射性的縮了下。
  像是察覺到對方的反應,善男立馬換回原本的模式。
「沒事,很快就結束了。」
  相對柔軟的語氣,這是不坦率的善男特有的體貼。
「還有別叫我善男。」
「你這混帳把我們都當成什麼了啊!!」
  其中一人惱羞成怒的衝上前,揮出拳的瞬間被善男輕易側身閃過,還沒從那陣空檔反應過來,依稀感覺到對方掐住自己的手腕,回過神來時對方已經踩著自己的頭了。
  都說有些人翻臉比翻書還快,善男肯定是那種轉換性格比翻臉更快的人。
  拉著對方快被自己折斷的手腕,善男歪過頭,跟剛剛憤怒的面容完全不同,是瘋狂到接近喪病的笑容。
「下一個,是誰?」
  接下來,不敢上的都跑了,敢上的都躺在地上動彈不得了,靜觀其變的最後也都帶著著負傷的同夥夾著尾巴溜走了。
  留下善男和花丸兩人。
「善男君…」
  善男低著頭,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確定他現在究竟是處於哪種狀態之中,花丸抿緊下唇,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你是笨蛋嗎?」
「對不起zura…」
  在不清楚對方情緒的情況下,花丸也只能先老老實實的道歉。
  剛才那還居高臨下的對自己說話的人,一秒後便近在咫尺,夜色的短髮貼在自己臉旁,肩膀被緊緊摟住,花丸驚訝的睜大雙眼。
  上次這樣子,已經是幼稚園時的事了吧?
「要是我再晚來一點你說不定會死的哦!?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
  還好,是平常那個善男君。
  勉強抬起手,輕撫著對方的背。
「善男君一點都沒變呢…以前也是,丸子我被欺負的時候總是第一個來救我…謝謝你zura……」
「那你倒是再給我小心一點啊!」
  明明就弱到一個不行、明明是個一推就倒的傢伙、明知道下場會是怎樣還是每次都跑到我跟別人中間說什麼「不可以打架zura!」、明明只是個zura丸……?!!
  明明痛得想哭了對吧…?為什麼…你還能用那個笑容看著我…?
  稍微拉開兩人間的距離,原本想生氣的善男瞬間軟化下來。
  標緻的五官因那一拳而有些發腫,這樣弱不禁風又總是增加無謂的麻煩的傢伙,自己怎麼就沒法討厭他。
  從小就這麼覺得,這傢伙的笑容……
  肯定是天使下凡來著。
「善男君…真的就像王子大人一樣zura…」
  左手撫上善男的臉,輕輕摩挲著。
  善男回握住那隻微微顫抖的手,將兩人的額頭貼在一塊。
「…是你專屬的王子大人啦」
  閉上眼,摟著對方的手收得更緊了。
「BAKAMARU。」

「小善什麼時候跟那群人有過節了,我怎麼沒印象?」
  蜜柑色的短髮,頭上的呆毛隨著主人的動作一抖一抖的晃著。
「大概是沒什麼值得一提的吧,那種程度的傢伙沒少招惹過他不是嗎?」
  一旁的淺灰手插著口袋,漠不在意的口吻。
「畢竟是新進勢力吶,是說…」
  兩人同時望向裡邊雙手抱胸靠在牆上,閉著眼沉默不語的人,身高相同的兩人都不是矮個子,但那帶著小馬尾的深藍色更顯高大。
「南哥,你打算怎麼做~?」
  對方離開靠著的牆,轉身背對自家兩個小老弟,右手將瀏海向後梳,雖說才17歲卻已是個風流倜儻的男人。
「小善也說了吧,敢動他的人就要做好準備,所以欺負他的人就等於是欺負他,欺負他就等於是……」
  側過臉看向後方兩人,深紫色的瞳孔隱藏無限神秘。
「向我們宣戰,對吧?」
「看制服是沼津高的,什麼時候要去?」
  兩人躍躍欲試的模樣看幾次都覺得可愛。
「現在,right  now.」
  自己也迫不及待的冒出了自家理事長才該有的口癖。

  在那之後沒有人敢再去找津島和國木田的麻煩了。
%%%%%%%%%%%%%%
果南:「你叫花丸對吧,真可愛呢~」(摸頭(寵溺笑
曜:「這麼可愛的孩子不好好照顧不行呢~」(寵溺笑
千歌:「以後不只小善,我們也會負責保護你的哦~」(寵溺笑
花丸:「謝謝學長……?」
善男:「你們都夠了!!」

一群弟控大哥哥w(尤其nice body

评论

热度(17)

  1. 骨折中芭樂芭芭芭 转载了此文字
    南哥!南哥我们今天打谁?(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