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芭芭芭

【女指揮官x貝爾法斯特】克拉達的誓約。


  賣尬貝爺婚紗美爆了,不過她到底多高…?

  不要緊,就是悶死在她胸懷裡我也願意😊

-

「貝爾法斯特姐姐,在準備下午茶嗎?」

  惦起腳,眼巴巴地盯著桌上那盤香氣四溢的司康,一對大眼睛眨了眨,只差沒流出口水來。

  任誰都看得出來小傢伙腦袋瓜裡想的是什麼。

  揉揉小貝法的頭,貝爾法斯特輕笑,扶著膝蓋半蹲下身,眼底藏不住的柔情。

  指揮官難得說要來皇家坐坐,貝爾法斯特一大早卯足了勁,為的無非是讓指揮官有最好的體驗。

  只有這樣,指揮官才有可能多看自己一眼。

  貝爾法斯特不像重櫻大多數的船艦,沒有可愛的獸耳、沒有蓬鬆的尾巴,指揮官喜歡毛茸茸的小動物,自然一天到晚泡在重櫻陣營裡。

  身為女僕,不該如此自私的渴求主人的青睞,貝爾法斯特心裡一直存在著矛盾。

  如果是指揮官,肯定會笑著包容自己的一切。

  她的溫柔、她的依賴,貝爾法斯特都想多佔有一些。

  即便對方始終沒發現自己心底埋藏已久的這份仰慕。

  對方的一個笑容,就是貝爾法斯特最大的獎賞。

「小貝法乖,能去外頭幫我擺上茶具嗎?」

  盡可能交付給初來乍到的小貝法簡單的任務,皇家的主力成員不是被派出去撈船就是到隔壁鐵血晃悠去了,茶具頂多準備指揮官一人份就行。

  為了避免場面尷尬,貝爾法斯特刻意請姐姐愛丁堡夥同毒舌的謝菲爾德去跑個10小時的委託。

  只剩自己,和小貝法看家。

  一切都是為了與指揮官獨處。

「嗯!」

  端著放有茶具的托盤小跑步離開貝爾法斯特的視線,貝爾法斯做好最後的檢查,確認每樣東西都完美無缺。

  接著像是想起了什麼,拿出隨身攜帶的小圓鏡,將瀏海撥整齊,鏡中的自己儀容端莊,與平日不同的是,雙頰上浮現的淡淡紅暈。

  或許貝爾法斯特本人沒發現,這是她服役以來最像少女的一刻。

  乓——!

  !

  遠處傳來器皿碎裂的聲響,貝爾法斯特一聽便覺大事不妙。

  那孩子…

「小貝法,沒事、……!」

  面前的孩子不安的捏著衣角,眼裡閃著淚光,一旁身著白色軍服的人面不改色,輕拍孩子的背安撫。

  比預期早了十五分鐘。

「……啊,貝爾法斯特小姐。」

「非、非常抱歉,主人,我馬上收拾乾淨…」

  慌忙的想清理地上的陶瓷碎片,卻一時忘記該拿工具,伸出一半的手在空中被攔截。

  對方握住自己的手腕,抬起頭,和那雙堅毅的深紅四目相接。

  貝爾法斯特感覺臉頰發燙,突如其來的近距離接觸使她亂了方寸。

「……小貝法,請妳拿掃把跟畚斗給我。」

  拭去孩子眼角的淚珠,待她心情穩定並接收到指令,牽著自己緩緩站起身。

  指揮官向來沉默寡言,貝爾法斯特甚至無法猜透那張撲克臉下隱藏的想法。

  指尖傳來對方掌心的溫度,一如指揮官給人的印象,溫暖、溫和。

  對方的手仍與自己牽繫,直到小貝法帶回掃具,手套上的餘溫令人留戀。

  為何自己已是悸動不已,對方卻依然平靜故我?

「主人,這裡讓我來就好…!」

  阻擋想接下掃把的貝爾法斯特,少有的蹙起眉頭。

「……因為我忙了一早上吧?好好休息。」

「…是。」

  不容推辭的語氣,點頭同意是貝爾法斯特的唯一選擇。

  太羞恥了…竟然讓主人為自己操心……

  稍微有點強硬…也很不錯呢。

%

「指揮官,請您好好坐著!」

「……可是…」

  小小的雙手壓在對方膝蓋上,說什麼都不肯再讓對方接近廚房一步。

「貝爾法斯特姐姐說不能再麻煩您了。」

  搔了搔後腦勺,心想未免太誇張了點,自己不過是想幫忙。

  手放上小貝法的頭,寵溺的笑著。

「……小貝法很喜歡姐姐呢。」

「嗯,最喜歡了!」

  小傢伙滔滔不絕地講述著貝爾法斯特姐姐多麼地好、多麼地棒,一旁的指揮官默默聽著,時不時點點頭。

  …總覺得聽到什麼讓人害羞的話了。

  貝爾法斯特不自覺加快了手邊動作,同時好奇的關注著外頭的談話內容。

「…不過呢,貝爾法斯特姐姐她最喜歡的是指揮官哦。」

  險些將手中擦拭到一半的茶杯摔破,貝爾法斯特心裡無限吶喊。

  自己無心的幾句話怎麼就讓小朋友給記住了,雖說是事實沒錯,但這…

  豈不是太難為情了…?

「……我也,很喜歡貝爾法斯特小姐哦。」

  貝爾法斯特動作驟止,一瞬間心智魔方好像停滯了會兒。

「……當然,小貝法也是。」

  是出於真心?還是自己會錯意?

  無論是哪一個,都足以擊沉貝爾法斯特。

  這樣子…太狡猾了啊……

%

  貝爾法斯特小姐,是我的第一艘SSR。

  陪伴我度過新手時期,摯友一樣的存在。

  在赤城小姐和加賀小姐雙雙出貨後,我也培養出了一些更為強力的艦船,因此我讓她專心做為一名女僕,侍奉伊莉莎白女王的生活起居。

  …自那以後,我和她變得疏遠,且愛宕小姐的出現改變了我的生命,我的眼裡只看得見她,也為她套上了第一枚誓約的指環。

  只是偶爾,會懷念起從前,貝爾法斯特小姐擔任秘書艦的日子。

  徹夜未眠時的一杯咖啡、不敵睡意侵襲時的一條毛毯、時而壞心的小小戲弄、總能令我安穩入睡的膝枕……

  她們都是很出色的女性,我無法捨棄任何一位。

  如果我多了一點點勇氣。

  如果我少了一點點遲疑。

  她會願意接納,曾經對她不聞不問的我嗎?

  翻轉著手中的戒指,在日光燈的照耀下反射銀白色的光芒,它與誓約之戒有著截然不同的外表,代表的意義卻是相同的。

  愛爾蘭的浪漫傳說…嗎…

  貝爾法斯特小姐她,也像故事中主角的愛人一樣,等著我嗎…?

%

  With my hands I give you my heart, and crown it with my love.

  雙手、愛心、皇冠,克拉達戒指象徵的意義便由這些所組成。

「……貝爾法斯特小姐。」

  雙手代表友誼。

「……我、…」

  愛心代表愛情。

「……妳對我而言,很特別。」

  皇冠代表忠誠。

  我不敢妄言自己對她的愛多麼深刻。

  我只想讓她知道,她在我心上佔據了一個位子。

  而那個位子,只能由她來填滿。

  單膝下跪,向她打開裡頭放有戒指的小方盒。

「……能請妳…成為我的伴侶嗎?」

  我感覺喉嚨都在顫抖。

  吞嚥時的聲音清晰可聞。

  她睜大了眼,表情十分震驚。

  太突然了嗎…?

「這下麻煩了呢…」

  幾滴淚落下,她依然微笑著。

「明明我只是一直看著您,偶爾欣賞一下您為難的樣子就滿足了…」

  急忙擦去眼角溢出的淚水,模樣是那麼惹人憐愛。

「得到這麼重要的誓約不就讓我忍不住想要為您做更多,從您那裡獲得更多了嗎?」

  想緊緊抱住她。

  卻被她搶先一步。

  她摟著我的脖子,將臉埋進我的肩窩,溫熱的液體染濕了我的肩。

  她啜泣著,小聲得除了我和她不會有任何一人聽見。

  她的身體在我的懷抱中顯得嬌小,我摟著她的腰,像安撫小貝法那樣,輕拍她的背。

  僅僅是相互注視,我都怕因彼此熾熱的眼光燒穿了視網膜。

「……我能給予妳的不多。」

  所以,我選擇了閉上雙眼,用行動許下對她的承諾。

  能感受到嘴唇交疊的一剎那她倒抽了口氣,隨後逐漸放鬆,接受這有些突然的誓約之吻。

  口中還殘餘著紅茶的香氣。

「……只有對妳的心意,是真誠無疑的。」

  握著她的手,相互倚靠的前額交融彼此的溫度。

  她總算又露出了,當初我熟悉的,使我著迷的笑靨。

%

  平緩無起伏的語調,唸完末一頁最後一行字,闔上故事書,才發現原來小傢伙早已進入夢鄉。

  指尖輕撥小貝法額前髮絲,小心翼翼地移開大腿,將孩子的頭安放至枕上,為她蓋好被子。

  ……今天就省略晚安吻吧。

  回到房間,第一件事不是脫下穿了一天的制服,靜悄悄地站到對方身後,雙手伸過她腰間,擁抱自己新婚不久的妻子。

  潔白如雪的長髮飄散鎮定心神的香味,一身的疲累彷彿都消失殆盡。

  不發一語,僅是默默靠著她,享受被對方的香氣團團包圍。

「……在想什麼?」

  手臂收緊了些,主動迎合那隻撫上自己側臉的手。

  她輕笑一聲,偏過頭在頰上落下一吻。

「在想您以前有這麼愛撒嬌嗎?」

「……妳該學著適應。」

  輕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唇邊細語。

「妳所不知道的我也好、新的身份也好。」

  她的神情多了幾分從容,眼裡的笑意更深,倒是自己先開始不好意思了起來。

「學會適應新身份嗎……您真是給我出了個大難題呢,不過……」

  未先告知的忽然湊近,蜻蜓點水的一個親嘴。

  極其魅惑的輕舔唇角。

「大概世上再也不會有這麼令人幸福的難題了吧。」

-

  想抱貝爺。

  想被貝爺舔。

  想吃貝法親子丼,等等有人敲我門……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