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芭芭芭

【曜梨】正因為是身在暴嵐之中的戀愛。(第一章)

  她是櫻內梨子,一個被命運所縛的少女、萊諾德里亞王室的獨生女。

  從出生起,便注定要嫁給鄰國的王子,為自己的王國與對岸牽起友好的橋樑,自小接受各項頂尖教育,根本無暇與同齡的孩子玩耍,雖說身邊的僕人都是一群善良的人,偶爾,還是會感到有些寂寞呢。

  他是渡邊曜,萊諾德里亞海軍第一大將的獨子,軍中最備受期待的人才之一。

  自由自在、無憂無慮,跟著自己的父親和死黨千歌出海為國家賣命,沒有出航的命令時便領著下屬四處遊憩,和小孩子們玩鬧、陪老人家聊天、幫忙各項事務,每天都過著相當充實愉快的日子,講起海軍,曜的名字總是第一個被提起。

  看似背道而馳的這兩個人,到最後卻走到了一塊。

%

  曜拿著父親遞給自己的牛皮紙張,聽見父親方才所說的都跟上頭所寫的一樣後,兩眼瞪的老大、雙手不住的顫抖。

「老、老爸…愚人節…早就過了才對吧?」

  曜講這句話的同時,嘴角不斷的抽搐,顯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我說出口的話句句屬實,你——」曜的父親坐在真皮的座椅上,身體一轉面對著曜和千歌。「明天的交接儀式一過,就會正式取代我的位子,成為萊諾德里亞海軍的最高首領。」

  事情發生的太快,曜的腦袋一時還轉不過來。

  自己不過才剛滿19歲,便要接下這個能統率全海軍的位子?!

  本以為自己所憧憬的父親是永遠遙不可及的存在,只能努力追趕著他的背影。

  怎麼現在,自己已經站在他身旁了?

「好啊阿曜!你這小子竟然給我當上大將軍了啊~!」

  千歌伸手勾住曜的脖子,大大的笑容掛在臉上,聽見好兄弟一圓自己的夢想他比誰都要為他感到高興。

「高海,我也有事要拜託你。」曜的父親托著下巴,正經八百的看著他們。「請你作為曜的副將,好好的輔佐、協助他。」

  正因為是自己親手拉拔大的兒子,才更清楚明白誰才是最適合的副將人選。

  正因為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們,才更希望他們能互助扶持,在海上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這是身為父親、也是上司最真切的期許。

「是,我明白了。」

  千歌收回手,立直身體行了個標準的軍禮。

  突然,曜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著急的轉過頭。

「那、那你呢?老爸你在這之後又要怎麼辦?」

  曜的父親沉重的閉上眼,起身站到窗前,兩手背在身後,然後張開眼,看著下方一望無際的大海。

「王國會給我一艘不算小的船,我打算到各個國家去走走、看看。」

  毫不猶豫的說出這段話,似乎早就下好這個決定。

  曜聽完,一臉惋惜的笑著。

「是嗎…」

  既然是父親自己的決定,也就代表他對自己抱有相當的信任和期待,身為兒子能做的也只有不讓他操煩,放心的去了。

「路上小心哦…!」

  小的時候父親總是因為工作而不常回家,13歲時和千歌加入了海軍訓練營、直到16歲正式成為二等兵才有機會頻繁的接觸他,好不容易找到能跟他一起做某件事的理由,沒想到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呢。

  老爸,以前肯定也是這樣過來的吧…畢竟爺爺也是個工作狂呢~

  曜的爺爺,是上一任大將軍,雖然是個頑固的糟老頭,對曜和他的朋友們可是好上加好。

  只可惜…還不過六十歲就去世了…

  為了不辜負爺爺和老爸的期待,我也得全速前進才行呢!Yosoro~

「好,那麼你們就先出去吧,我也得把這裡收拾乾淨給你呢。」

「是,告辭了!」

  曜和千歌異口同聲的說完,退出了將軍辦公室。

  一關上門,便看見同一艘船上的伙伴們都站在那,臉上全掛著感動的神情。

「你們…?唔哇?!」

「恭喜您了,船長!!」

  連同千歌在內,所有人聯合將曜高舉起來,抬到位在不遠處的港口。

「1、2…!曜船長!」

「萬歲!」

「曜船長!」

「萬歲!」

「曜船長~!」

「萬歲~!」

  由千歌發號施令,眾人合力將曜連續拋起三次,震耳欲聾的聲響傳遍了整棟大宅,曜的父親透過窗口瞄到正下方那群小鬼頭誇張的行徑,嘴角不明顯的上揚。

  而另一棟大樓中,酒紅色長髮的少女正準備著明天交接儀式時那冗長的致詞,本來就不多的專注力瞬間被下方那群少年吸引。

  其中,她的目光始終擺在中間那名被抬起來的少年身上,也許是因為位置的關係,總感覺他特別耀眼、引人注目。

  跟不起眼的自己比起來…不說的話根本沒人知道是公主吧…?

  缺乏自信的公主啊,總是忽略掉自己明擺著的美麗,這點究竟是像誰呢?

「在看什麼?」一旁與自己較為親近的侍女湊了過來,一眼便認出對方。「啊,原來是曜君啊~」

  曜…君……?

  梨子對這陌生的名字感到疑惑,歪著頭,侍女輕笑,柔聲解釋道:

「是海軍特級上將渡邊將軍的兒子哦,在王都這一帶算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呢~明天的交接儀式說不定也會看到他們」

「是這樣啊…薩拉妳跟他們很熟嗎?」

  沒想到自己對國家的事情簡直是一竅不通,連大功臣姓什麼都不知道,想到這,梨子便有些慚愧。

「嗯~也不算啦…怎麼說呢…曜君他人很好相處,就算只是跟他有一面之緣的人他都記得非常清楚,明明沒說過話,第二次碰面時他就直接叫我的名字來打招呼了呢。」薩拉想了想後說道。

  渡邊曜…真是個奇特的人呢……

  梨子左手扶著玻璃窗的鐵製框架,俯瞰著下方那群嬉鬧的少年,從上面都能感受到他們的活力。

  接下來發生的事卻出乎曜和梨子的意料之外。

「咦?」

  怎麼感覺…氣氛突然變得有點奇怪…?

  千歌和其他的海軍弟兄們個個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抬著曜一步一步的往碼頭移動。

  直至眾人走上木板蓋成的小橋盡頭,才停下腳步。

「我說,這是要幹……唔哦哦哦哦?!」

  毫無預警,曜被狠狠的丟進了海裡,曜很輕易的就浮了起來,一臉懵逼的看著丟自己下來的弟兄們。

「唉呀唉呀…」

  薩拉看向梨子的側臉,完全呆住了,肯定是第一次見過這種事吧。

「喂喂…搞什麼啊…?」

  你們這群好朋友真的很棒……

「別那樣看著我們嘛~」

  千歌笑容滿面的說完後,跳下去攬住了曜的肩。

「第一次出海的時候我們一不小心就掉進海裡了,不是嗎?」

  想當初,為了升個旗,兩個人被一堆大大小小的繩子搞得頭昏腦脹。

  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糾纏的繩子全部解開,結果千歌竟然一個不小心絆倒了,直直往自己身上倒,憑曜的力氣倒是還撐得住。

  偏偏這時船身一個傾斜,曜沒來得及站穩腳步,就和千歌一同滾出了船上,掉進海裡。

  事後被教官狠狠訓了一頓,但這種小事曜和千歌早已見怪不怪,反倒成為一個難忘的回憶。

  如今自己即將成為統率全軍的大將,千歌才用這種方式來讓自己回想起最初的感動。

  不管做什麼事,千歌幾乎都和曜在一塊,今後也將會如此。

  從一個懵懂無知的二等兵,到今日的特級大將,有哪一刻是千歌不在身邊的?

  曜真的,很慶幸自己擁有千歌這個好兄弟。

  同時又想起了,八年前不告而別的那個人……

  如果他還在這,接到這個通知的肯定就不會是我了吧…

  明明選擇淡忘,卻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做到的事呢。

「阿曜!」

  察覺到曜有那麼一點的不對勁,千歌比誰都要更清楚是為了什麼,因此他更不能讓曜每次都為了這件事消沉下去。

「記住,我還在你身邊,而且永遠不會離開!」

  對曜的誓言,是他曾經對兩人許下的承諾。

  但是,他最終,還是讓諾言變成了謊言。

  千歌和曜都不怪他,畢竟那也是迫於無奈。

  最後的最後,連句簡單的再見都不願說出口,留下的——

  只有那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千歌知道,那對曜的打擊有多麼的大。

  所以…自己更應該要陪在他的身邊…!

「……阿千,你真的…?!」

  話還沒說完,小橋上的所有人全都一起跳了下來,圍繞在兩人身邊,有些甚至抱了上去。

「……真的,很謝謝你們!」

  曜燦爛的笑容,彷彿勝過了太陽。

  一群穿著水手服的年輕海軍,在碼頭的水裡喧鬧、嬉戲,畫面是那樣的朝氣蓬勃。

  又讓人有些難以理解。

  梨子默默的注視他們把曜丟下去、千歌自己跳下去、接著全部的人跟著跳進水裡,這種脫序的行為梨子還是第一次見到。

「他、他們跳下去了?!」

  梨子一手扯著薩拉的衣角,一手指著下方的大男孩們,神情十分慌張。

「嘛嘛…男生們的想法總是有點奇怪的嘛…」

  薩拉苦笑著,輕輕拍著梨子的肩安定她的情緒。

「公主妳有機會遇到曜君的話,肯定可以變成好朋友的哦。」

  依自己對曜的了解,整個王宮裡不認識他的人基本少之又少,其中他的朋友至少有三分之二以上。

  還記得有一次經過廣場,看見他站在中間、後面圍繞著一群女生,曜一聲令下,所有人異口同聲的喊了聲「Yosoro~」呢。

  就算是內向的梨子公主,肯定也會被曜的活力感染的吧。

「是嗎…」

  突然,一個老教官經過,看見水裡的眾人,氣得破口大罵。

  曜和千歌一看,不得了啊!這不是咱們親愛的教官嗎,當初掉進海裡就是被他的三寸不爛之舌給罵得狗血淋頭的啊。

  嚇得他們趕緊幫弟兄們爬上去後自己再蹬著牆翻上地面,領著大伙往人多的方向跑。

  梨子一看,噗嗤一聲笑了。

「也許…真的會變成那樣也說不定呢…」

  理了理手中的講稿,繼續背誦給面前的薩拉聽,聲調多了幾分愉悅。

  明天,能見到的話就好了呢。

%

  更衣室的鏡子裡,倒映出一名英俊挺拔的青年。

  深黑的裝束、有多處用黃色的邊框來修飾,乍看之下還真有些霸氣側漏。

  抬起帽緣,那張臉龐卻顯得稚嫩而羞澀。

「果然…還是有點害羞啊…」

  曜搔搔臉頰,平日父親的裝扮套在自己身上總感覺有些……彆扭?

  叩叩叩——

「阿曜,你是在生蛋嗎?」

  門外的兩人早已等得不耐煩了,每隔十分鐘就問一次,每次曜都說再等一下,最好是穿個衣服要穿半小時啦。

「我們進來咯」

「等、等一…!」

  曜伸手想去擋門,千歌卻快了他一步。

「……帥哥你誰?」

  千歌的調侃在曜聽來簡直像被玩弄一般害臊難耐,瞬間羞紅了臉。

「囉、囉唆!」

「……曜。」

  曜的父親走向他,拉開曜外套的拉鍊,脫下來掛在椅子上。

  然後褪下自己身上穿著的外套,與曜剛剛那件幾乎一模一樣,披在曜的身上,重量卻比剛才那件要輕,還留有父親身體的餘溫。

「我以前一直覺得這件外套太厚重,也許是不必要的裝飾和布料用的太多,所以你媽媽她就幫我改成了現在這樣。」

「媽媽……」

  確實,比起剛才那件薄了不少…背上也沒有那麼沉重的感覺了…

  曜抬起手看了看父親的這件外套,險些從肩上滑落,幸好曜的父親立馬抓住。

「我不太喜歡把這種大衣穿起來,感覺像是被束縛著一樣…你媽媽就幫我改成了這樣…」

  提起外套上直向且向外扣的肩扣,打開後穿過白襯衫肩膀部分上本來無用的小布帶與襯衫本身間的小空隙,再把它扣回來,另一邊也是如此。

  兩條帶子的長度和寬度相當剛好,緊密扣合在一起,這樣一來就算只是披著也不用怕會掉下來了。

  難怪老爸不好好穿也不會掉下來……!

「這件外套雖然改了很多,卻也比一開始那種好穿很多對吧?」

「嗯……!」

  不知道是重量的關係還是有父母的加持,曜覺得這件大衣跟他還挺合的,一開始那種不適應的感覺也改善很多。

「……兒子,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真的非常不容易。」

  冷不防的,曜的父親突然冒出這麼一段話。

「雖然沒有時刻待在你身旁,你的成長過程我也幾乎沒怎麼參與到,但你的努力、付出,我都看見了。」

  對一個19歲的少年來說,真的相當不容易,正因為是自己的兒子才更瞭解,沒有自己的陪伴,卻還是默默走到了自己身後,再跨出一步,就要超過自己了。

「我為你感到驕傲。」

  從未停止前進、任何時候都樂觀進取。

『爸爸,我,以後想要成為跟爸爸你一樣的大將軍!』

『哦,是嗎?那你可要好好加油咯~!』

  幾年前的某天,當時那個矮不隆咚的小鬼頭擺著大大的笑容說出口的話,已經不再是夢想,而是現實。

  曜,我的孩子,你真的辦到了。

  而站在他面前的曜,先是呆滯的恍神了好一會兒,等回過神來,淚水已經爬滿整張臉。

  該死!這種時候你哭什麼啊?!他不是說過了嗎,男子漢不該輕易落淚……!

  溫暖的手,輕輕放在曜的肩上,轉過頭,面對的是千歌的微笑。

「這種時候,哭出來是沒關係的哦!」

  千歌很清楚,因為他也被同個人說過同樣的話,而且和曜一起。

  慌亂的擦去臉上的淚水,卻無法抑制。

  一直以來都想聽見的這句話,終於、終於,聽到了!

「走吧,今天的主角,是你啊!」

「Yo、yosoro~!」

  父親對自己寄予厚望,不但給了自己這件大衣,還說了為自己感到驕傲。

  這樣的話,不認真做對不起自己和父親呢!

%

  話是這麼說沒錯……

  曜感覺到自己的全身都在冒冷汗,前臺國王說的話一個字都沒聽進去,第一次應對這種大場面令曜緊張的不得了。

  這時,一旁同樣緊張的不得了的人撞了上來。

「啊!」對方驚呼一聲,聽聲音似乎是個女孩子。「對、對不起!」

  搞什麼,這不是比我還要緊張嗎?

  這麼一想,曜的心情突然就平靜了下來,但怎麼會有人比自己還要更緊張呢?

「呵呵,冷靜點~先試試深呼吸?」

「啊…是……」

  喂喂…這有些聽話過頭了吧…?不過挺可愛的~

  後臺很暗,但就算看不清楚對方的容貌也聽得出對方大動作的吸氣、吐氣。

「如何?」

「好像…還是有一點…」

「唉呀唉呀…那麼就告訴妳一個獨門秘訣好了!」

  曜已經完全把緊張拋到九霄雲外,興奮的說。

「欸欸欸?!這、這樣好嗎…?」

「沒關係沒關係~來,妳先把右手舉起來,做一個敬禮的姿勢」

「啊、好……」

  曜溫柔的說明著,對方也照做了。

「おはヨーソロー!」

  對方好像嚇到了,感覺她的身體縮了一下。

「おは…ヨーソロー…?」

「嗯嗯,就是這樣!」

  對方彷彿感受到了曜的活力,輕輕笑了幾聲。

「你真是個有趣的人呢」

「哈哈,被女孩子這麼說還是第一次呢~」曜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對了,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此時,臺上的人說了一句:「讓我們歡迎萊諾德里亞的公主殿下上台致詞!」

  外頭掌聲雷動,只見布幕被掀起一角,刺眼的光線一下子照進來,讓曜看不清楚對方的長相。

「待會見。」

  說完,她慢慢的走上台。

  原來…是公主殿下啊……

「差點就犯下大錯了呢…」

  竟然有那麼一瞬間冒出想捉弄那個女孩的想法,真是好險…

  不過…感覺能跟她好好相處呢~…

「那個…大家好,我是公主的櫻內梨子…」

  少女清澈的聲音傳進曜耳裡。

「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梨子公主…我給她的第一印象應該還不錯吧…?

  曜第一次,為了一個女生考慮這個問題。

  可能,他以為因為對方是公主才會這樣的吧。

  嘛,只有一半是哦。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