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芭芭芭

【女指揮官x Mk23】甜心小惡魔。


  一個只知道工作的笨蛋指揮官,和一個只知道纏著她的人形的故事。

  有一點點的指揮官x塔醬,兩個指揮官是姐妹。

  明明是狗派卻很喜歡喵23,無法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


-

「Hello!妳就是我的指揮官嘛?今後的我,要一直纏着妳了哦。」

  記得是剛當上指揮官不久吧,克魯格大叔派了個手槍人形過來,長得很可愛,感覺挺好相處的。

  她很黏我,什麼大大小小的事都會跟我說,我們很快熟絡起來,即使到了現在也總是形影不離,我把她當做是一個好朋友、好姐妹。

  但她對我,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從某天開始,她喊我「Darling」,一開始我也不懂那是什麼意思,想說她是美國來的,或許是那裡表現友好的方式。

  直到有天她只穿了件薄紗睡衣、三更半夜闖進我房間還想脫我衣服,我才驚覺事情不是我想的那麼單純。

  她說她喜歡我,我不明白,像我這種平凡到家的女生,到底是哪一點吸引她。

「全部,Darling的一切…我都喜歡♡」

  結果那之後很普通的一起睡了,
應該說我根本沒睡,緊張了一整夜,倒是她把我當成抱枕一樣睡得很香甜。

  後來她不僅絲毫沒有反省,行為舉止反而越來越大膽,摟摟抱抱都還是小事,衣服故意不穿好、有意無意的把胸部壓在我身上、一個不注意就往我臉上親一口……

  害我每次都害羞個半死,其他人看我臉紅成這樣還以為我發燒了,好幾次都差點要被綁去醫護室。

  說實在,我超不會跟女孩子打交道的,別人在玩扮家家酒的時候,我在跟克魯格大叔學格鬥技、打靶,身邊盡是一些臭男人,同性間的親密接觸對我來說有點、…不好意思。

  而我那唯二的姐姐,呵、…

  ——一個是變態、一個是牛郎。

  大姐除了找人打架和性騷擾以外什麼都不會,從以前到現在就是個只會惹麻煩的垃圾人渣,要不是塔沃爾姐制住她可能全格里芬的女人都會遭其毒手。

  二姐是我的孿生姐妹,目前在海軍基地當指揮官,這麼說吧,在我眼裡她就是個智障,是個時常引發女人間的戰爭卻毫無自覺的傢伙。

  最詭異的是,我們三個好像被下了什麼詛咒一樣,天生就是那種會吸引同性的體質,從身材火辣的大姐姐到三年起步的小女孩都有…先聲明我並沒有特別偏好任何一方!

  我曾經問過老爸,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像他那樣,跟所有人都相處融洽、又不會傷她們的心,結果他給我的答覆竟然是……

「妳學學姐姐們不就得了,生來這樣又不是什麼壞事,妳個死悶騷,百合才是王道啦。」

  誰要跟她們一樣啊!!而且我根本沒有悶騷,也不想去泡女人啊!!

  臭老爸不僅不會給我建議,還教Mk23一些奇怪的東西,擺明了就是要把我給推進火坑——只因為他自己個人的癖好。

  面對Mk23的調戲,我完全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只能傻傻地讓她逗著玩,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都怪臭老爸多嘴,對此我那兩位雞婆的姐姐表示:

「愛貓就要%貓阿,她超可愛的不是嗎?妳不喜歡的話我來幫妳處理吧~」

「千夜姐妳不要都只想著上人家啦,要是把她老婆搶走了,到時候妳被嫂子趕出來要去哪?」

「…!也對吼…好吧。老妹,姐不會對妳女人怎麼樣的,小塔生氣的時候妳可得罩我啊。」

「她不是我的女人啊啊啊啊啊!!」

  下次她再來找我我絕對不會理她,絕對。

%

  說是這麼說啦……

「嘎哦——!」

「…妳在幹嘛?」

  為什麼要穿成這樣出現在這裡,我不記得有辦什麼奇怪的活動啊。

  剛剛應該直接把門甩在她臉上走人才對的。

「看不出來嗎?我是狼人阿、狼人。」

「不、就算妳這麼說…」

  要說是狼人也不是不能接受啦,但穿在姐身上總覺得…

  這只是單純的獸耳變態吧。

「是說妳不扮個什麼嗎,難得的萬聖節耶。」

「我就不用了…又不是小孩子……」

  再說我又不喜歡糖果,這種節日對我來說根本毫無意義…

「是哦,那妳要給我糖果嗎?」

「我幹嘛給妳糖果?」

「不給糖就搗蛋阿,還是妳比較想要搗蛋~?」

  這個無賴…

「我知道了,給妳就行了吧。」

  我翻找著制服外套兩邊口袋,記得剛才有放幾顆進去的。

  啊,有了。

「鬼出去——福進來——」

「唔啊、!痛、好痛!喂、妳搞錯節日了吧!而且這糖果怎麼這麼硬啊!!」

  這可是伯魯大叔給的糖,以防萬一還能拿來當子彈的。

「不給糖就搗蛋阿,我不要糖果,只要搗蛋。」

「妳個混帳!我不跟妳要糖果可以了吧!」

「這還差不多。」

  都老大不小的人了,還好意思跟妹妹要糖果,說到底都怪大家太寵她,才讓她長成這副德行。

「哎呀,兩位指揮官都在啊!萬聖節快樂~」

  格琳臉上掛著燦爛到一看就知道她居心叵測的笑容,向我們兩個走來。

「嗨格琳,我身上一毛錢都沒有哦~」

  姐淘出兩邊口袋、兩掌攤平,示意格琳無法從自己身上得到什麼,當然,她馬上就把目標轉向我了。

「指揮官,難得的萬聖節,不換件特別點的衣服嗎~?」

「省省吧,花錢買衣服穿個一次以後再也不碰這種事我可不幹。」

「別這麼說嘛~大家都很期待看見妳的新造型哦,指揮官大人♡」

  造型…當我跟戰術人形一樣要穿得花枝招展去打仗嗎…

「我就說嘛,妳別固執了,衣服多少錢,姐買給妳!」

「妳買給我……?」

  姐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

  這其中一定有詐。

「妳剛才不是還說沒有錢的嗎。」

「哎呀小事啦!跟小塔撒撒嬌就能拿到了,等等啊,我現在就打給她。」

  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塔沃爾姐是把自己當作一個母親還是一個妻子待在這個垃圾姐姐的身邊。

  或許兩者都有吧。

「喂小塔…不是啦我這次沒有闖禍!就是那個、想跟妳拿一點鑽石,幫我妹妹買件新衣服…真的啦!不信妳自己問她嘛!」

  姐把手機抵在我耳邊,我禮貌性地向對方問好。

「塔沃爾姐,妳好阿。」

「真知指揮官?您好……我們家的指揮官是不是又給您添麻煩了…?」

  是的,妳說的沒錯。

  客套話就免了吧,我想。

「她硬要幫我買什麼萬聖節的變裝服啦…拜託妳快叫她住手…」

  我低聲向對方求救,沒想到她竟然只是輕輕笑著。

「不也挺好的嗎?我們指揮官難得做了一件好事,還請您別辜負她的期待。」

「不不妳別跟我開玩笑了,她造成我很大的困擾啊…!」

「我也很想看看您的裝扮呢,糖果準備了很多,請您務必抽空過來08區。」

「塔沃爾姐……!!」

  千夜姐就算了,別把我也當成小孩啊!我好歹也已經16歲了耶!

  見我臉色驟變,姐收回手,重新和對方展開對話。

「小塔,怎麼樣?可以嗎?…太好了!等等帶她們回去,待會見,愛妳♡」

  老天,這傢伙怎麼能這麼肉麻,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謝謝惠顧~那麼指揮官,把衣服脫了吧。」

「欸、…?!在、在這裡嗎?!」

「乖乖乖、很快就好了,雙手舉高、說『萬歲~!』」

「等、等等、我不…!…唔啊啊啊啊啊啊!!!」

%

「唔……////」

  還真的來08區了。

「啊啦,好可愛的吸血鬼呢。」

「別逗我了……」

  扮什麼吸血鬼公爵啊,穿著這身衣服總覺得渾身不對勁…

  算了,起碼沒變成跟姐一樣的獸耳變態。

「小塔,那我呢?為什麼只有她,妳都沒說過我可愛…」

  吃什麼醋啦,這是妳自己造成的吧。

「呵呵,您永遠都是我的第一位哦。」

  塔沃爾姐輕捏著那個醋桶的臉頰,眼裡滿是寵溺。

  之前就這麼覺得了,現在看上去更像,她們在一起的這個場景簡直就是…

  ——<美女與野獸>。

「格琳妳跟我想的一樣嗎?」

「是呢。」

  不愧是我的拜把姐妹。

  我和格琳輕碰了下拳頭。

「不好意思,一不注意就……」

「不,沒關係。妳們慢慢忙吧,我和格琳去幫忙發糖果。」

  照這個發展,姐肯定又要……該怎麼說…總之我們這兩個電燈泡還是趕緊離開的好。

  我提起兩旁的糖果籃,一個遞給格琳,另一個自己拿著。

「欸?這樣太麻煩您了,我來就好…」

  姐斜了我們一眼,格琳好像有點害怕,緊捏著我的衣角。

  瞪屁瞪,這不是在幫妳了嗎…

「…妳有更要緊的事要處理吧?」

  我在塔沃爾姐耳旁低語,她顯然頓了一下。

  看樣子她聽懂了。

「…姐妹就是姐妹。」

「嘴上這麼說,其實妳才是最遷就她的那個不是嗎?」

「帕克指揮官都說您是悶騷,一開始我還半信半疑的,現在我完全相信了。」

  嘖、又是那個臭老爸……

「誰悶騷了啦…」

  我搔著臉頰,別開視線好不去看她那令人猜不透的笑容。

「不過,您恐怕沒有資格對我說這種話呢。」

  她也效仿我,在我耳邊低聲唸著,一股熱氣直直打在上頭。

  嗯嗯、…這樣的話……

「唔咿、…?!」

  剛剛…她是在對我的耳朵吹氣嗎…?!什麼鬼,我還以為只有Mk23會這樣…

  而且就在姐的面前??這樣真的好嗎??

「您真可愛…聽說耳朵是您的弱點。」

「妳怎麼知道的…?」

  怪了,這件事我明明誰都不曾說過。

「您覺得呢?」

「…算了,我們先閃了,小心別弄傷腰。格琳,走吧。」

「欸、指、指揮官……?!」

  再待下去也只會被她耍,丟下這句話後,我牽起格琳轉頭就走。

「……小塔。」

「怎麼了?」

「Trick or Treat?」

「傷腦筋,我這裡已經沒有糖果了…」

「那就只好搗蛋咯。」

%

「09區的指揮官!Trick or Treat!」

「來,妳們的糖果。萬聖節快樂……怎麼一直看著我,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不是一個勁的衝著我傻笑、就是看著我發呆,我穿這樣真的很奇怪嗎…?

「只是覺得…今天的指揮官好像特別帥耶……」

「謝、謝謝哦…」

  可惡,別用那種閃閃發光的眼神盯著人看啊,讓人忍不住想抱緊處理。

  我可不想被冠上什麼變態蘿莉控之類的奇怪外號。

「啊、是春田姐姐!指揮官、掰掰!」

「嗯,掰掰。」

  呼…好險…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下子就被別的東西給吸引走了。

  …呃、怎麼突然覺得毛毛的……

  該不會……

「Darling~~~~♡♡♡」

  緊抱。

「唔、…!!」

  擠壓~~~~……

「抓到妳了♡」

  這傢伙…

  沒穿內衣啊啊啊啊啊!!!!

「@%&^#$……?!」

  軟♡、軟♡…

  冷、冷靜點…愈是這種時候愈不能被她牽著鼻子走…我可以的……

「呼…♡」

「嗯咿、…?!」

  別總對著人家的耳朵吹氣啊這傢伙!!該死!!

「Darling還是這麼敏感呢…真可愛♡」

「不、不要鬧了…會被其他人誤會的…」

「誤會什麼?Darling本來就是屬於我的嘛~…♡」

  她貼得更緊了些,撒嬌似的磨蹭著我的側臉,她總是這樣,令我無所適從。

  印象中大多數的貓科動物是不太親近人的,看看WA姐就知道,又或許這要視對象而定。

  這麼黏人的貓,除了Mk23大概也找不到第二個。

「吶Darling,妳知道我扮的是什麼嗎?」

「…是什麼?」

  她鬆開手,站到我面前,俏皮的轉了個圈。

  哦哦。

  我不知道。

  衣服是很好看啦…但實在是、無法不去注意她胸前晃動的幅度…

「是小惡魔哦,吶吶、可愛嗎?」

  向我展示完身後的一對翼後再度抱了上來,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我的感想。

「嗯、嗯…很可愛…」

  然而我完全不敢看她。

「真的嗎?是最可愛的嗎?」

  柔軟的觸感不斷地壓在我毫無起伏的胸前,光是逼自己不去在意、不去看那道若隱若現的鴻溝,腦中就一片空白。

「嗯嗯對…妳最可愛了…」

  啊啊…受不了…不去看她以後感覺反而更強烈了……

  她身上的味道…好香喔…

  而且、…怎麼說…總覺得、她今天看起來特別漂亮…尤其是脖子…

  …好想咬一口……

  不不不不不、我在想什麼啊?!這樣不就跟個變態沒兩樣嗎?!

  該死、我是怎麼了…明明以前從來沒對她有過這種感覺…

「……Darling.」

  她捧著我的臉,強制地和我四目相接,看起來好像有點…生氣?

  是說、…好近……?!!

「為什麼不好好看著我呢…?」

  她弱弱地說著,甚至還帶著些哭腔。

  幹。

  真的哭了?!!!!

「沒、沒有啦!妳看,我這不是看著妳了嗎?所以拜託妳別哭啊我求妳…」

  這傢伙真的是、麻煩死了…人形的感情有這麼豐富的嗎…?

  就這樣放著也不是辦法,這種時候該怎麼安慰人比較好啊…

  唔…不行,完全想不到…

  萬一被人家以為我欺負她就糗了,誰都好,快來幫幫我。

  沙、沙——

  藍牙耳機傳來一陣雜音,好像有誰的頻道想接過來。

  難道真的有人來幫我……!

『乖女兒,妳怎麼把我可愛的小貓咪弄哭了呢?』

  …不是吧。

  為什麼偏偏是……

  我壓低聲音,向另一頭說話。

「老爸…?你又想幹嘛。」

  而且你可愛的小貓咪是怎樣,她什麼時候變成你的了。

『別那麼兇嘛,就是想問問妳衣服合不合身,但妳現在好像沒空。』

  原來是你嗎!!

「那你說我現在該怎麼做…?」

『很簡單,抱抱她、摸摸她的頭就好了。』

  哦…聽起來好像是滿有用的…

  我照著老爸的話,抱住Mk23,摸了摸她的頭。

「!Darling……?」

  她的表情有些錯愕,身體卻溫順的靠向我懷裡。

  哦哦…!真的有用耶…!

「老爸,然後呢?」

『把她逼到牆角,壁咚抬下巴,接著啪……』

  我摘下耳機,豪不猶豫的捏碎。

  就知道他突然找我沒好事,又要換一個新的了…

  還是靠自己吧。

「吶,Darling。」

「嗯…?」

  沒想到Mk23會先開口。

  她輕輕捏著我的襯衫衣料,頭抵在我的左胸前。

「我們的裝扮,是一對的呢。」

「哦…這麼說來的確是,真巧啊哈哈…」

  什、什麼啊…突然說這種話…

「Darling不來、吸我的血嗎…?」

  !!!

「開玩笑的~…♡」

  要是平常,我肯定又只是呆呆地站著不動,任她調侃。

  不過今天…

「欸…?Dar、Darling?」

  我扣住她的手腕,撥開她散落在肩上的細髮,在她頸側咬下。

「喵呀、!」

「被襲擊的滋味如何?」

  應該不會太超過吧,咬她脖子什麼的…

  不妙、痕跡超明顯…!

  雖然很不想承認,我好像越來越像姐了…

「抱、抱歉,Mk23…我剛才是鬧著玩的……唔嗯…?!」

  她扯著我的衣領,踮起腳尖,我們之間的距離瞬間縮短為零。

  她、她親……?!!

「…Darling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她舔著上唇,一副要把我給吃乾抹淨的笑容。

「可是剛才的Darling很帥氣哦…讓人心跳加速了呢♡」

  她這麼說著,環住我的脖子又想吻上來。

「欸、夠了…」

  我擋住她的嘴,順勢把她推開。

「再一次嘛♡」

  唉…真的是…到底該拿她怎麼辦才好…

-

  本來是想在萬聖節發的,拖超久😂😂😂

  貓咪在我看來就是個誘受,可惜這個Darling不領情。

评论